找回密码
 入住齐乐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8|回复: 1

[后宫|整戏] 【乾元八年八月初一】【皇宫】【司徒、芮、曲、叶、花萼】宫女花萼散播流言入狱

[复制链接]

纹银
324 两
铜钱
40407 文
整戏
206 场
散戏
49 场
彤史
0 次
活动
0 次
发表于 2020-2-22 19: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宁安宫巷角 七月初九
宫女1:怎么看曲婕妤得了双字封号的荣宠还诚惶诚恐的,没半点主子的架子
太监2:听说曲婕妤得了那封号可有来头呢
宫女3:什么来头,快说来听听
宫女1:听说可不就是婕妤以血抄写佛经超度亡灵而感动陛下的吗
宫女3:亡灵?什么亡灵竟能感动陛下
太监2指指上苍:可不就是出宫的那位的孩子嘛——
宫女1拍着太监头:呸呸呸,你也敢说
太监2:有何不敢说嘛,我不光知道这个,我还知道早年间东游落水的事情,还有昌昭仪入落雁宫的事情
宫女3:落雁宫不就是冷宫吗。以前我在落雁当差。昌昭仪落难的时候也没听曲婕妤探望,怎么如今却……
太监3:大概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知道抄经这事真假,指不定就是用朱砂抄的也是以假乱真嘞
宫女3:诶。为了恩宠荣华富贵也值了,只是伤身体可对不住父母了呢,谁又愿意呢
宫女1:愈发胡说了你两!
忽然一声乍喝,宫女太监们落荒而逃,潜入四周。


八月初一  宫道
宫女花萼
[八月初凉,染了霜树叶落了又落,实在是让人心烦不已,连着一早上扫了扫,一鼓气把扫帚扔在地上,看着从司制房回来的宫女,身着新好的衣裳端着新裁的秋衣领回宫中,看着不远处的宁安宫,凭什么同样是宫女奴才,她们服侍的是贵主娘娘,而我偏偏整日服侍的便是手中这把扫帚,心里愈想愈不舒坦,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扔下竹扫帚遛烟儿似的跑去同几个平日爱偷闲的姐妹说话去了,方过去便听到:]
雪花说道:“姐妹们听说了吗,宁安宫那位得宠的娘娘——”
绣朱:“哎,可不是吗,那事儿可传得沸沸扬扬,这位主子胆可真是肥的”
我凑过去,“血经以朱砂乱真假要是皇上知道可怎么罚她,这可不是为了争宠犯了欺君之罪吗”
雪花,“可是真的么”
我绘声绘色地道,“哎哟,可不是吗,佛祖坐下怎容得血腥之气,令禧婕妤聪明可不会用自己的血作筏,兴许是不祥之身惹了佛祖大怒降罪哩”
[低声越说越起了劲儿,几人扎堆避在不起眼处,低头细语,闲说是非,好不畅快!]

婕妤●芮辞谙
八月初一,宁安宫道
小雪苑掌事少监,顾问行
[自从主子从贤妃娘娘处得了纠察流言这么个差事,镇日里便没个好脸儿,连带着下面的宫女太监也跟着焦心。今日再来宁安巡查,仍旧一无所获,臊眉搭眼的准备回永华时,却于僻静处听到有人窃窃私语,悄声上前,恰好听到“令禧婕妤”、“血经”、“不祥”这些话,心头一跳,现身厉声喝道]
好啊!咱家正愁抓不到人交差,你们几个就自个儿伸头碰上来,来人啊,都给我绑了!
[身后几个有些功夫在身的小太监依言上前,将一众宫女尽绑了押去永华小雪,只待主子审问]
婕妤,芮辞谙
[心内牵挂着流言事宜,连日来虽说不是废寝忘食,到底少食缺眠,方才午膳亦未曾用上几口便叫人撤下。这方素仪正好生劝着好歹午休一晌,那方便闻外间人声嘈杂,稍时便见顾问行躬身进屋,低声道是抓着几个宫女,强打精神往正屋去,端坐于上,静观打量底下跪着的宫女。顾问行立于一旁敲打道:方才一个个儿嘴碎的好似小鸡叨米,如今都哑巴了?轻瞟一眼,示意住口,面目慈和,向下柔声道]
我瞧着几位面善,许是宁安的老人,往日于我处或有多加照拂,雀鸟尚知衔环以报,今次我便也赏你们一个辩驳的机会

八月初一 宁安宫道
宫女花萼
[言笑间骤然闻声,看这太监模样很是厌恶,听他说要抓我们姐妹几次,未来得及辩驳就被五花大绑,平日里虽说是作的下贱活,如今这般被羞辱又哪里肯依,挣扎几下未果,勒得胳膊手腕生疼,气得直接骂他,嚷嚷着嗓门]死太监!休得动你姑奶奶我!平白无故青天白日的凭什么抓我们去!快放开!没天理啊!
[那几个没根的东西冷血无情,又哪里听得进雪花、绣朱我们的话。甫进小雪苑,被那带头太监勒令跪下,反抗着道]我们无错,为何要跪!

[忽一下踢软膝关,腿脚吃疼生生地跪了下去了,乌怏怏的跪在廊下,见芮婕妤出来所幸也懒得行礼,只横过脸去]奴婢们不知道娘娘在说什么。

才人○高凝月
八月初一 宁安宫仲吕阁
相传四大名绣皆有双面技法,而苏绣双面绣最为精妙,苏绣绝冠其他三绣,双面绣是苏州最鲜活的代表,细密的针脚、细腻的绣法,以及颜色的绚丽,曾有"绣花花生香,绣鸟能听声,绣虎能奔跑,绣人能传神"的美誉。
母亲出生苏绣世家,自然多少是有些耳濡目染,只可惜她从前在闺中教习的时候并未有过多重视,只是学了表面口诀,但母亲说只要苦练,便可大成,闲来无事,正同慎心学着苏绣绝技双面绣法,一面挂着幅海棠春睡,一面挂的是芙蓉蝶戏,只是将些技法融入其中,慎心谨心便觉得出彩非常,连连称赞精妙绝伦。
倏然听闻阁外喧哗不止,指了慎心前去打探何事,待慎心回禀:道是芮婕妤宫人抓了几个散播谣言的奴才去了小雪苑审问。
转头瞧了慎心一眼,眉一挑若水纹波动,专注着手中穿梭屏风的丝线,平声道,“那很好,希望芮姐姐能够审问出来,还令禧婕妤一个清白”

婕妤●芮辞谙
八月初一,小雪苑
婕妤,芮辞谙
[顾问行俯身低声将方才宫道所闻一一尽数道来,耳中听的仔细,面上分毫不显,但见那为首的宫女不似旁人瑟瑟发抖,反倒梗着脖子不肯招来,不以为忤,只使了眼色叫素仪、秦韵各领一人去角房查问,莫管威逼还是利诱,定要盘问个一清二楚。自己唇角仍是噙了和婉笑意,对余下那位刺儿头宫女问询,开口并不理她先前“不知”]
我瞧她二位并不如姑娘这般硬骨头,知不知的,待会儿便可知了
[话锋一转,循循善诱]
但姑娘此时若肯先她们一步,将方才那些话从何处听来如实以告,我便做主绑她们去做替罪羊,保姑娘安然无恙,可好?

八月初一 宁安宫道
宫女花萼
[偏首可见绣朱雪花二人觳觫模样,心知肚明现下何事该说,何事不该说,索性直接装糊涂,闻芮婕妤出言引诱,谁知绣朱经不得大场面,同雪花一起道]回娘娘,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实在不该偷懒听花萼嚼舌根子,请婕妤娘娘饶了我们二人吧,实在不干我二人的事!
[雪花绣朱这两人毫无心肝,不过是芮婕妤两句话,便将所有罪壮推在我一人身上,全然不顾昔日里的姐妹情义,瞥绣朱一眼,愤懑道]你……你们俩竟出卖我!亏我平日里当你们二人是好姐妹!
[绣朱不敢正视于我,鞭辟入里地道]花萼,你说过什么你便认了吧,至始至终我们可没提过令禧婕妤,也没有说过血经,也没有说过欺君之罪,不信顾公公可以为我们作证,证明我二人是否说着这几字?

[顿时哑口无言,看着她们二人,红着眼道,“你们俩合起过来诬陷我!”确实绣朱雪花并未提过,暗恨自己素日口无遮拦,眸光迎向芮婕妤]娘娘,我认!是绣朱和雪花她们蹲在宁安宫墙角先说,我只是路过多了嘴才顺了她们的话,殊不知是不是中了她们的套!

婕妤●芮辞谙
八月初一,小雪苑
婕妤,芮辞谙
[见那二人尚未被素仪秦韵领走,便急奔回屋吐了真言,如此不经事倒也令我面上显出几分错愕,轻笑摇头,端看三人互相攀扯,不曾阻止。再闻后话,得顾问行颔首,嘴角含一抹若有似乎笑意,对那名为花萼的宫女,声音依旧没有起伏]
那些腌臢话确实无疑出自你口,只是她二人道是听你嚼舌根,你却说是顺了她二人的话,我到底该信谁的呢
[有些苦恼以指点颞]
此案存疑,我也不愿交出一本糊涂账,不如三位再想想,流言日久,总不是今日你们才突发奇想,编排了这些话来

八月初一 宁安宫道
宫女花萼
[见芮婕妤倒还清明,总不至于被那两贱人欺哄了去,瞬时见有转圜的余地,并不气馁,附身一拜]婕妤娘娘聪明睿智,一定会有能够明辩是非的。奴婢和令禧婕妤无冤无仇,为何要构陷她至于不义之地,要害也是憎恨婕妤得宠的人才是……
[顿时自觉失言,赶紧闭上嘴巴,朝芮氏捣蒜似的求饶]奴婢实在冤枉啊娘娘,干活累了想歇息会儿,不曾想过去凑过去说话,就遭此飞来横祸,实属无辜。何况宫里早有人对此事议论纷纷,奴婢只是一时糊涂,娘娘万不可信这二人信口雌黄,奴婢家中还有老母需赡养,娘娘开恩呐!
[末时添了一句]奴婢只是偷懒,不如娘娘赏了奴婢一顿板子,以后学乖再也不敢了。
[说着要挣扎爬起来,假意欲要冲去撞墙,以证清白]若是娘娘不分青红皂白,听信他人胡言乱语,那奴婢不如死了算。

贤妃●司徒兰若
八月初一 宸容殿
传。

婕妤●芮辞谙
八月初一,小雪苑
[花萼一番胡言乱语毫无章法,加之声音尖利,直听的人脑仁生疼,尚未来及发话,那花萼便要冲去撞墙,幸得芳官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再不肯松手。见花萼被人制住,才稍稍舒口气,心底生出几分怒气,轻斥道]
你也知家中尚有老母,方才若你得逞身故,叫她一人如何过活!
[轻叹一声,有些无力的揉了揉太阳穴]
罢了,我是没能耐理出个头绪了,三位随我走一趟吧
[吩咐顾问行将三人重新绑好,再叫素仪与秦韵二人跟在身后,同往宸容请见贤妃]@贤妃司徒兰若

贤妃●司徒兰若
八月初一 小雪苑
微整鬓角珠翠,闻芮氏前来,允入。@婕妤芮辞谙

婕妤●芮辞谙
八月初一,小雪苑
婕妤,芮辞谙
[待贤妃传,领人入内,命呜泱众人跪于庭中,吩咐素仪好生看顾,再不可于宸容发生寻死觅活那一出。独领秦韵入室,依礼问安罢,恭谨回话道]
禀娘娘,流言一事妾已纠察三人,确实无疑流言出自她三人之口,只是…
[微顿,复又续言]
其中二人将所有罪责皆推到一个名为花萼的宫女的头上,花萼虽已认罪,却又吵嚷是受了那二人的蛊惑才口出狂言,妾诠才末学,更兼人微望轻,不敢擅自置喙,还请娘娘做主@贤妃司徒兰若

贤妃●司徒兰若
八月初一 宸容殿
正对铜镜悠悠描眉,芮氏便领着人进来。静听她叙述始末,待人言尽时,铜镜里的细眉亦是描摹的三分动人。落眉笔,转首挑眉看人“哦?既然口称冤屈受人蛊惑,怎么到了本宫的宸容殿倒是安静了”搭着兰蔻的手缓缓起身,来回踱步与人前,声线清冷“小小宫婢看似名不经传,却能编排出如此犀利话语,本宫实难相信这背后没有他人指教”眸光落在花萼身上,如一寒冰摄入人心“还不从实招来”

宫女花萼
八月初一 宸容殿
[未曾想被压入宸容殿,卷入漩涡,暗想着这生生给人害惨了,若是现在说出来定保不了命,只说]奴婢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都是听人以讹传讹来的,实在不知啊。@贤妃●司徒兰若

贤妃●司徒兰若
八月初一  宸容殿
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匍匐的女子,眸光似冬夜里一卷寒风,刺人心骨。甩袖,连连三声“好,好,好”端坐梨花木椅声,清冷一笑“好一个不知,宫里最忌讳的便是捕风捉影,以讹传讹,你若说个子丑寅卯来,本宫尚且从旁处理”端起一旁的热茶,徐徐吹散氤氲的热气,眼眸微妙的看向芮氏,续“可你要还是如此冥顽不灵,只怕谁也救不了你了”呷一口茶,问芮氏“芮婕妤,按照宫规诋毁宫妃,该论何处置?”@婕妤芮辞谙

婕妤●芮辞谙
八月初一,宸容殿
[本以为既将罪魁祸首带至宸容,便算完成这桩差事,但闻贤妃“幕后指使”之言,显然不打算就此作罢,心内暗叹不知这回又是谁要遭罪,侧首与秦韵相视,于双方眼神中皆读到一丝警惕。回视贤妃,犹疑上前]
依律应当……杖责五十
[宫女虽不比妃嫔身娇体弱,到底是女儿家,若这五十杖打全,莫说十死无生,即便侥幸留得一条性命,亦不过落个残废苟活于世,方才听花萼言道家有尚有老母奉养,若她此番遭此酷刑,只怕她那老母也难成活,当下心内便生出一丝不忍]
曲姐姐向佛心善,许是不忍见此血光,还请娘娘酌情处置,小惩大诫,杖责三十,赶去做苦役也便罢了@贤妃司徒兰若

宫女花萼
八月初一 宸容殿
[听说仗责五十……三十,顿是脑子有些糊涂发热了,暗暗恨到那贱人害人害己,已然有些惴惴不安,身形有些瑟然,垂首求饶] 奴婢错了!奴婢认罪!只望娘娘们留奴婢一条贱命,奴婢家中还有老母需赡养,娘娘开恩呐!
[老实就招认了]奴婢千不该万不该贪财,奴婢听信了旁人的唆使,这才一时间犯了糊涂,造谣令禧婕妤如此,奴婢知错——
[绘声绘色将叶淑仪如何以只普通玉镯收买,又教人传播谣言中伤曲氏说得一干二净,吐个干净倒也清爽,又道]求娘娘饶命。@婕妤●芮辞谙 @贤妃●司徒兰若

贤妃●司徒兰若
八月初一 宸容殿
只听花萼一一道尽,不由得脑仁微疼,手扶桌角,与芮氏眸光相对,言“你倒是吐的干净,来人啊,带下去”
让人押花萼下去,轻揉额角“你带着她去宁安宫交与曲氏,事关叶淑仪,由曲氏定夺。你告诉她,宁安宫乌烟瘴气,又出流言蜚语,她若不在整治一番,旁人只会说她无能”抬眸看她“流言一事,记你一功,本宫乏了,你等退下吧”@婕妤芮辞谙 @令禧婕妤曲灵靈

婕妤●芮辞谙
八月初一,小雪苑
[乍闻花萼所言,面上几乎勃然变色,本以为那日贤妃与曲氏一唱一和,逼迫自己应承纠察流言事宜,待抓到犯事宫女,无论如何问不出个所以然,但到贤妃跟前,却又轻易吐露有人指使,此番曲折,不乏于己安危忧心忡忡,故而待花萼道出叶淑仪时,心内意外多于震惊,下意识回头去寻秦韵,亦是满目愕然。强自镇定,福身应下,领人依礼告退,前往宁安冬至,暗自吩咐秦韵脚程快些,先往立秋,将此间境况据实以告,早做打算为好。另叫芳官去芒种苑将卿婕妤请至立秋]
[待至冬至,面见曲氏,将今日来意缓缓道来,末了再添一句]

贤妃娘娘吩咐我传话,此事还请姐姐自行定夺@令禧婕妤●曲灵靈 @淑仪●叶余容 @贤妃●司徒兰若 @婕妤卿酒酒

令禧婕妤●曲灵靈
八月初一  冬至苑
【坐在客厅饮茶,茶香四溢,本是美事一桩,却不料来人一番话搅了好心情】
【早在流言传出,自己便吩咐人留意宁安宫一举一动,自己也想看看究竟是谁,这么不安分】
【却不料,来人禀报芮氏身边的侍女急匆匆往立秋而去,想想她已抓到传播流言之人,这么一出,倒是让人生疑】
【分析着目前的问题,意示来人下去,又意示清幽赏,静待来人】
【看到芮氏带着人来,一番话下来,自己也明白七七八八,而对于芮氏刚刚的举动,自己也明朗了不少,淡笑言道】真是有劳芮婕妤了,事情既然已经查明,后面就交给本主,永华宫事务繁杂,本主就不留芮婕妤了。
【后又言】他日得空,定上门以表谢意。

婕妤●芮辞谙
八月初一,小雪苑
婕妤,芮辞谙
[面上笑意无减]
这份儿差事毕竟是早先贤妃娘娘交与我来纠察,如今若不得结果,怎好回去复命?姐姐放心,待会儿我不随意插话便是@令禧婕妤曲灵靈

令禧婕妤●曲灵靈
八月初一  冬至苑
【见她如此说,挑了挑眉,笑言】贤妃娘娘处本主自会解释,婕妤无需担心。
【后有些为难,又言】这不是婕妤插话不插话的事,本主如今事宁安宫主事,婕妤是永华宫主事,的确不好参与。
【顿】本主这主事是皇上钦定,之前流言不好出面劳烦您但也罢了,如今在劳烦您,怕是皇上贤妃娘娘认为本主无能。

【随后又看着芮氏,言道】婕妤婕妤通情达理,想必也不会为难本主吧。@婕妤●芮辞谙

婕妤●芮辞谙
八月初一,冬至苑
[话里话外,只一个请自己离开的意思,想来近日与叶淑仪相交甚密,曲氏心中终成芥蒂。左右揣摩淑仪并不会真吃了大亏,便默然片刻,神色自若浅笑道]
我走便是,姐姐又何必拿话堵我
[微顿,复又笑道]
此事后续便有劳姐姐,只是日后莫与旁人说我惫懒才好
[起身退出冬至,不好转道立秋,只吩咐素仪悄往递话一句,千万莫受曲氏相激,只咬死不知二字,便无大碍。再无可托之言,自归永华不提]@令禧婕妤曲灵靈 @淑仪叶余容

淑仪●叶余容
八月初一 晴
【立秋苑】
【秦韵不在,宝韵有意显本事,处事十分卖力,立秋苑倒也太平。】
【彼时正在屋里,看宝韵指挥宫人往黄釉堆白花鸟的天球瓶插紫丁香,实在看不下去,嫌弃道】我记得这瓶子是一套三个,把那个矮一些的找出来,到园子里剪几支珍珠梅,一道儿供在窗台上,快去——
【起身换了件绛紫色大袖衫】
【宝韵领人前脚出门,秦韵匆步而来。见她便疑声,笑道】怎的,想娘家了?
【那方无心调笑,急声说了几句。】
【听罢一扫方才悠哉模样,扬袖往冬至苑去。】
【冬至苑】
【苑门有人拦,扬手就要打,那方也不敢真拦,内有个宫人小跑往里头去了。】
【入内直问】那个花萼呢?

令禧婕妤●曲灵靈
八月初一  冬至苑
【见她离去,自己也松了一口气,她在的目的,自己也心知肚明,怕是她心里,自己绝对会√叶氏不客气,想想之前的姐妹情,真的是如纸一般,不堪一击,也不知道那个高氏会是什么样,抽时间也会一会】
【似是想到了什么,吩咐清幽噗内房拿出自己亲手所做的兰花茶敢去送给芮氏,以芮氏的聪明,应该明白自己要说的是什么,并转告其她日定上们酬谢】
【随后看了看这叫花萼的宫女,见她一番狼狈的样子,如今只说是叶氏收买其,也失了审问的性质,吩咐带下去严加看管,但是不要伤了她,也不要她自残】
【却在这时,叶氏闯入,自己本来还在想,是去立秋苑还是让叶氏来冬至苑为难,没想到他自己却送上门了,行礼言道】嫔妾见过淑仪娘娘。
【随后又对清兰道】你身为大宫女,冬至苑的掌事姑姑,是怎么管理手下人的。冬至苑岂是说闯就闯,在有下次,你与守门之人各领十大板。
【此话明着说与清兰,实则说与叶氏听,这番没规矩,真当自己还是宁安宫主事?听她问起花萼,也不想回答,只道】快给淑仪娘娘备茶,请娘娘入座。

淑仪●叶余容
八月初一 晴
【冬至苑】
【曲氏的话听在耳中,哪有不明白的,讽笑出声】听听这话——原来在令禧婕妤眼中,我立秋苑的宫人都是不懂规矩的,怪道当年因为休氏之事,婕妤闯我立秋苑的时候那么明目张胆呢【着意咬了闯字】
【抬手扶髻,环视一圈。】既是宫人失职,十大板何必等下次,婕妤不如现在就罚了,好为咱们宁安做个表率?
【由宝韵搀着落座,拎裙角动作间露出鞋面上缀着的碎石榴石;坐定端茶撇沫】本主为婕妤作证,确实是这宫人该罚——【一扬下颚】打吧
【低头呷茶】快些打完——
【还有事儿呢。】

令禧婕妤●曲灵靈
八月初一  冬至苑
婕妤。曲氏
【见她叽叽喳喳说了一大堆,觉得甚是烦人,叶氏这种性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不由笑道】娘娘今日来,可不是为了看嫔妾惩戒宫人的吧。
【看她一副高位架子,挑了挑眉,又笑言】何况,不管是宁安宫还是这冬至苑,都是由嫔妾做主,娘娘横插一脚,怕是不好吧。
【顿】这些宫人,是赏是罚,嫔妾早已有所决断,就不劳淑仪娘娘操心了。
【后坐在位至上,允了一口茶,笑言】娘娘您操心的事在这儿呢。
【随后吩咐人去把花萼带上来,对着叶氏道】这宫女是芮婕妤抓到的,散播流言诋毁后妃,令嫔妾惊讶的事,这宫女说是受了娘娘您的指使。
【随后看着叶氏,想看看她的反应】

婕妤●卿酒酒
八月初一 芒种苑
【伫立院中打理花圃,芮婕妤身边的芳官丫头来请立秋一趟,搁下剪子随她一道去,路上听明白了意思,至立秋并未见人,询问得知已去冬至苑了,提裙摆急匆匆转道冬至苑。】
冬至苑
【入冬至,还未见人便听到曲氏嗓音,心下担忧着叶妹妹是否吃亏,转而又想叶妹妹的性子,怕是不会吃亏,平静许多,步伐也慢了下来,颊上梨涡浅浅,指了人传话。】

淑仪●叶余容
八月初一 晴
【冬至苑】
【人一句话轻轻带过了,咬牙长出一口气,搁茶】曲灵靈,你这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本事越发是厉害了——我等会再与你说道,这一页,揭不过去!
【目落花萼,丢一个白眼】我可不记得立秋苑有这么一个人,如何指使?

令禧婕妤●曲灵靈
八月初一  冬至苑
婕妤。曲氏
【见她恼羞成怒的样子,有些好笑,淡淡笑道】淑仪娘娘过谦了,嫔妾在有本事,也比不过娘娘您的本事。
【在她任主事期间,还少找自己茬吗,如今自己都未曾翻旧账,她却不依不饶,又言】揭不过去?淑仪娘娘您严重了,嫔妾未曾克扣娘娘您的份例,一律吃穿用度都是按着规矩来的,这事儿内务府和宁安宫所有掌事宫人以及账务记都得清楚,娘娘何出此言?
【叶氏若是聪明点,她就别再不依不饶,年头碳火这一出,若不是淑妃,怕是在皇帝心里又多几分不快,如今淑妃不在了,自己主事宁安宫,想查年头的账务也不是难事】
【后看了看下跪宫女,又言】立秋苑有没有这宫女不打紧,而是这宫女口口声声说是娘娘您指使,这话可不是嫔妾胡编乱造,而是芮婕妤审出来的,贤妃娘娘说严加查办,已绝后宫这流言不良风气。
【随后喝了一口茶,淡淡说道】还是娘娘您觉着,人不是立秋苑的,便可推卸干净?

淑仪●叶余容
八月初一 晴
【冬至苑】
【哼笑一声】婕妤这顾左右而言其他的本事,长进了不少啊——【自个提的明明是上回休氏宫女的事儿,差点又被她绕进去了,不过此时却不是纠缠这个的时候。】
【明明是曲氏推卸;人是芮婕妤审出来的,办是贤妃要办的,冠冕堂皇的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也就是说,婕妤认为这宫人说的话是真的了?
【嫌恶的扫那花萼一眼】你谁啊?你说本主指使你散播流言,指使你散播什么流言了?你倒是说,我听听。
【自然知道她说过什么,无非是曲氏抄的经不是血,是朱砂;先前外头闲走,宫人碎语时也听过一耳朵,当时听了还笑的不行。】
【抻一抻袖口,用曲氏刚好能听见的声音低声道】人要永华宫的主事来审,办要宸仪宫的来办,也不知道这宁安宫的管事是吃什么干饭的......

令禧婕妤●曲灵靈
八月初一  冬至苑
【瞧着她这一言一行,有些头疼,这时外头又来说,卿氏来了,勾起一丝嘲笑,对来人道】回禀她,本主有内务处理,不便见客。
【顿,又言】本主日常做的兰花茶,也一并带给她,以表歉意。
【卿氏自己怎么做,就是她自己的事了,走与不走都与自己不想干。随后看着叶氏,不想与她争执个长短,淡笑道】嫔妾信与不信都不重要,大家信才是最重要,否则嫔妾也是为难。
【这事情,想必六宫也有知晓,毕竟没有什么事情比得过后宫妃嫔之间的恩怨八卦,后对着花萼言道】淑仪娘娘问你话,怎么不回答?
【后听见叶氏一番话,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审视叶氏了,总是宫里待了些年头,这种蠢话也说得出口,笑了笑,并不想与她作无谓的争执,便淡笑道】淑仪娘娘何必如此,又意见大可以说出来。让在场宁安宫的管事也知道自己的不足才好。

八月初一 冬至苑
花萼
战战兢兢的跪在两位娘娘前,亦知此刻凶多吉少,匍匐在地,瑟瑟发抖。但听二位娘娘言语来往,耳闻淑仪问话“娘娘您不认得奴婢了吗?那日娘娘您给了奴婢玉镯,教奴婢如何散播谣言中伤婕妤,您都忘了吗”一边说着一边从袖口里掏出玉镯示给婕妤“奴婢一时贪念,字字句句皆是实言,还请您明查。”

淑仪●叶余容
八月初一 晴
【冬至苑】
【本还要问问卿卿此举当如何,曲氏竟将她挡在门外,心中暗恨此时却不得法,只吩咐宝韵】你把卿婕妤请到立秋苑去待茶;记住了,只请卿婕妤和她的宫人,旁的东西一个也不准放进去——快去。
【谁不知道自个儿与卿氏的关系,这时候送她茶表什么歉意,装模作样的给自己贴金,哼。】
【耳听得花萼言语,她还真敢胡沁!瞥一眼那镯子,什么破东西,要水头没水头要颜色没颜色,立秋苑的扫地的宫人都不稀罕戴的!你污蔑我也就算了,竟敢污蔑我的品位,着实该死!怒目正要反驳,绮一扯一扯袖子,开口:娘娘,您与这等腌臜人说话,岂不脏了口。】
【嗯一声,阖眼示意绮一来问话。绮一对曲氏一礼,喝问花萼】那日是哪日?淑仪娘娘如何教你的?当日娘娘穿的什么衣裳?戴的什么首饰?身边跟着哪些伺候的人?你好好的说个明白,敢有一句假话......
【心里已明白绮一什么意思,幸而有她。不等花萼答话,睁眼侧目曲氏】我还问婕妤一句了,若这蹄子污蔑本主,该当何罪啊?

令禧婕妤●曲灵靈
八月初一  冬至苑
婕妤。曲氏
【花萼一席话并未上心,说来说去也就这两句,着实没什么新意,听着也是头疼,倒是想看看叶氏是何反应】
【随之而来的事叶氏主仆的一唱一和,这琦一的问题看似在点子上,可是这事情过去多日,谁又能证明什么,叶氏主仆几人吗?这种证词有效吗?能有立场吗?就如流言伤害的是自己,自己不能亲自出面一个道理,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只要自己出面,所有的证据,都无效了】
【叶氏的问话,看着她那样子,笑了笑,言道】娘娘何必这么看着嫔妾,污蔑妃嫔,有宫规处置。
【顿】何况,嫔妾亦是受害者。
【想了想,走到叶氏身边,小声道】若与娘娘您无关,那这幕后之人挺聪明的,一箭双雕之计甚是绝妙,这合宫都知晓嫔妾与娘娘您有些嫌隙。这段时间亦发生了不少事,使得您与嫔妾嫌隙更深,这宫婢说是娘娘您指使,恐怕许多人都认为这是事实。
【话以出口,就看叶氏自己想不想的明白了,随后看了看花萼,也想看明白她背后之人到底是谁。是叶氏?还是其他人?这种敌人在暗处的感觉,总觉得不放心】

花萼
八月初一 冬至苑
我不过是小小宫婢,一时贪财才酿成今日祸事,我心里是怕的,是生是死已然由不得我,梗着脖子回着“都到了今日淑仪还问奴婢这些做什么,奴婢拿您钱财为您做事,是芮婕妤亲手抓的奴婢,该说的已经当着贤妃娘娘的面前说过了,您既然吩咐奴婢作这昧良心的事,如今事发,奴婢自知逃不过去了,可您也未必能摘的干净”硬了一口气,斜眼淑仪,对着婕妤铁了心吃了秤砣一般“奴婢愿以死明鉴,只求不要牵连我的家人”说完,撞柱而血溅冬至苑,晕死过去了。

淑仪●叶余容
八月初一 晴
【冬至苑】
【曲氏凑近,略往后侧过身,向外掸掸袖口。】
【人一句一箭双雕听进了心里,面上却冷笑,斜睥睨跪地的花萼】能说出这种话来,你还顾忌什么家人!
【花萼突然动作,绮一忙站在自个身前,‘嘭’一声响,花萼触柱。】
【对于一个宫女,她是死是活完全不放在心里,此时丝毫没有怜悯,反而怒上心来:你死是小,污蔑了本主是大。】这‘许多人’里,包不包括婕妤?

令禧婕妤●曲灵靈
八月初一  冬至苑
【见这宫女一句一句都是不想牵连家人,还以身犯险撞柱,这穿出去怕又是一番闲言碎语】
【此时亦不好叫太医诊治,便装作去查看伤口的样子,有意无意搭在其手腕上,看着脉象到没什么大碍,只是昏了过去,便道】看样子倒是没什么大碍,清幽,你带下去处理下伤,处理好了,想办法叫醒她。
【想了想又言】既然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带上来时可不要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后又吩咐宁安宫管事】劳烦姑姑将这宫女的详细情况说道说道。在哪儿当差,平时和其他宫人关系怎么样。在宁安宫之前,又是在哪儿,做什么,最好同她一起工作或者关系好的宫女,那段时间接触过什么人?本主需要事无巨细,全部了解清楚。
【事情到了这里,感觉像是卡在了瓶颈,有些烦闷,这时叶氏的询问让自己有些惊讶,后看着她,淡笑道】若是换做今日受诬陷的是嫔妾,淑仪娘娘您又是如何想?
【顿,又言】嫔妾怎么想不重要,就算嫔妾说不信,在淑仪娘娘心里也怕是觉着嫔妾假惺惺,所以何必多此一问。
【走到自己的位置,喝了杯茶,又道】明人不说暗话,流言之事不是娘娘您,那么就是对您与嫔妾都了解的那么一个人,或许这人常出现在你我周围呢。掌事姑姑◆孙云
乾元八年八月初一  冬至苑
【自芮婕妤压花萼入冬至苑便一直在旁,事情经过都大致了解,逢令禧婕妤问话,只觉罄竹难书,流言蜚语竟然是宁安传出去的,花萼平时活泼,但从未觉得她能如此为财而死,匍匐跪地】回令禧娘娘,这花萼是宁安宫负责打扫宫道花园的打扫宫人,前去年六月从掖庭调过来的,平时也规规矩矩的,奴婢竟然没察觉她有这等祸心,是奴婢失职。【一番请罪后,又细细回忆花萼平日里接触的人】花萼平日都跟下等宫人住在一起,跟大家关系都还不错,没有听谁说过她跟谁闹过矛盾,平日只要活忙完了,奴婢也不会管宫人休闲初入,通常大家都知道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奴婢实在是……想不到她还能跟谁接触。


淑仪●叶余容
八月初一 晴
【冬至苑】
【姑姑说完,轻嗤一声】往前怎么没失职。【看似在说姑姑,实则意在指:本主掌理宁安时,可没出过这档子事儿。】
【曲氏向来胡蛮,今日几句话倒是很对心思——若是花萼指认的她,自个儿肯定信了。咳嗽一声,似是有些不自在。】
【瞥眼绮一,又扫一眼姑姑,重拾前话】花萼那蹄子,一问三不知。口口声声说本主收买与她,问来却时间地点一概没有,这种信口的话——【忽然挑眉佯声】呀,本主昨日看见淑妃娘娘在碧水池喂鱼呢。
【抛给曲氏一个白眼。】
【方才也是被气着,只顾得发作脑袋一片混沌,如今话出口,自个儿的脉络反而清晰了,不免有些得意。】至于那个破镯子,婕妤去问问内府有没有记档就是了,这点事还要本主来教吗?
【抬手欲起身,就有绮一来搀】今日本主来,话已经说的够明白了,婕妤查清楚后,谴人报一声就是。
【意思是不要来立秋苑。】
卿婕妤还在等本主喝茶,婕妤不必送了。
【抬步就走。】


令禧婕妤●曲灵靈


婕妤●曲氏
八月初一 晴
【冬至苑】
【瞧着叶氏自言自语,说了不少,不过也总算撇清除自己的干系,也说到了点子上,看来叶氏也不是太蠢,大概只是反应慢了吧】
【听她话里话外都在指责自己掌管宁安宫失责,自己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见她风风火火的走了,走时还一脸傲娇,看到这一幕,自己竟露出一丝微笑】
【随后觉着自己不该如此放松,想到花萼,看来是自己太仁慈了,这时没想到清幽便将她带了上来,此时两人将其夹着,让其做不出自残的行为,看着眼前的花萼,言道】看来本主着实对你有些仁慈了,你说叶淑仪收买的你,有说不出个所以然。
【后又言】既然不吐个干净,就去掖庭狱吧,让掖庭狱的姑姑好好照顾照顾你。
【说完便让清幽带下去】



后续:
【乾元八年八月初三】【皇宫】【曲、高、司徒、帝、叶、芮】高氏翻车入冷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纹银
2107 两
铜钱
917277 文
发表于 2020-4-26 19: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戏录已处理(积分已发、图标已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齐乐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齐乐王朝 ( 蜀ICP备15010677号

GMT+8, 2020-6-5 19:25 , Processed in 0.29921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