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入住齐乐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6|回复: 2

[皇城|整戏] 【乾元八年六月十五】【皇城】【太史元姝、即墨坤、燕齐、单晚蝉】燕齐丢了(1)

[复制链接]

纹银
324 两
铜钱
40408 文
整戏
206 场
散戏
49 场
彤史
0 次
活动
0 次
发表于 2020-2-20 00: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整戏:即墨坤、燕齐、单晚蝉、太史元姝
散戏:燕霁

上将军◆即墨坤
甫入西市 便生“番邦异域”之感。耳闻的 不止大齐八郡的故里乡音,眼见的,也不只一国一地的衣饰。有带胡帽为店铺招徕生意的大齐子民,也有久居帝州 异发异瞳却着齐服的外邦人。
街面上熙熙攘攘,幡子匾额鳞次栉比,店铺里各样稀奇玩意儿教人留恋驻足,街口还有走马的贩卒摆场卖艺。如此之境 自然也是金吾卫的要紧之地 望台塔楼都要比别处布防的更紧些。
白马金鞍,一路行来已与三队街使打过照面。过桥见一波人围簇一团,心生疑窦,打马上前去看。

世子◆燕齐
晨起天方泛白,日光透了小窗滤入屋内,躺在被窝里朦朦胧胧的争开了双眼,抬手揉了揉额角,如傀儡般的从床上坐起,任着身边姐姐们为自己穿衣洗漱,乖乖坐在板凳上一动不动。半响回过神来早膳也顾不得吃,兴致一来撒腿冲出房间,不顾身后跟了三四个人一路来到花园准确无误的扑向了白乎乎一团,抱着它爪爪小嘴不停嚷嚷。“胖胖又胖哩,次辣米多做撒子”也不知是不是惹恼了白团狗狗,一人一狗抱做一团在草地上滚来滚去,后头几人早已见怪不怪,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独留一个婢子照看自己。
大声嚷嚷招呼着人去给自己拿糕糕来吃,一转眼白乎乎一团远远跑走,拍拍小手屁颠屁颠就跟了上去饶了两个圈圈跟着钻进一个洞里一抬头已然出府。眸子一亮把胖胖丢一边左瞧瞧右看看溜溜达达不知不觉也不知到了何处,昂首一脸茫然随手拉住一个人便开始询问,幼儿口齿不清急冲冲同人说了一大堆也说不清,恰又遇上一个脾气不好的,一言不合开始念叨引来众人围观,头次碰上这样的情况小脸气的通红。

桃花坞◇单晚婵
六月十五 西市
[茶楼里落座不过须臾,正是临窗位置,街边丁点动静都清晰可闻,眼下桥头小摊一点嘈杂传来,引得小耳微动,起身凭栏望去,究竟隔得远些,理不清其中因果。这头阿蛮打探归来,说一个小儿似乎是走丢了,撞上一个粗蛮大汉,生了些事端。依素日心性,自然不会坐视不理,眉一扬]瞧瞧去。
[至桥头,折扇点在身前人肩,下巴一抬,示意他让路,由此大摇大摆上前,无视那粗蛮大汉,一手将小娃娃拎起,目巡四方,扬声]这谁家孩子啊?还不来领。[顺手掂了掂,撇嘴]还挺沉。

上将军◆即墨坤
这谁家孩子啊?还不来领。
熙熙攘攘间不知是谁问了一句,声若黄鹂却铿锵有力。别过马头一瞧,是个姑娘。衣饰打扮,像个游侠儿。此时正叉腰立在人群中,一手拎个娃娃,身旁还有个大汉。
若是走失倒也好办,唤来街使领回衙门,自有双亲来领。不过……眯眼细将娃娃上下一番打量,怎么瞧怎么不像寻常人家,但若是世家子弟,还是要稳妥些。
于是一面给望楼递消息唤街使,一面看热闹。

世子◆燕齐
六月十五 西市
双手叉腰仰脖气势汹汹不甘示弱的冲那人哄回去,即便一句话没清晰的几个字小脸皱巴巴一本正经极了,被人气恼的捏紧小拳头,锦衣玉食娇养惯了向来只有人家听自己的那样人这样对过自己,自己阿娘也没这么凶过。眼眶红红正欲开始下一波,双脚忽的腾空而且,后领子被人提着十分不舒服,扑棱扑棱两下脚丫子,有听那清脆女身,一张小脸羞恼的红彤彤,闷声闷气。“谁许你随便提本…我的!快些放下来!”

桃花坞◇单晚婵
或因个把月来在西市打的架太多,也有那么一点声名外露,今日未曾漏鞭,那大汉便缩了脖子,含含糊糊的道过罪便溜了。
[分神看小娃娃一眼,闻言秀眉一挑]哦?那我松喽[随言松开一指,手下小人因叫提溜着摇摇晃晃,两眼微眯,似笑非笑]那我,松,喽?[把握力度一点一点的松指,终任他摔落在地,俯身捏他小脸]小鬼,我好心救你,你还要怪我?[拍一拍手,眼睨四下围观路人]看什么看,还不给本姑娘闪开。
[人群散去时,也拔腿要走,另吩咐阿蛮]把他送去府衙吧。

上将军◆即墨坤
六月十五 西市
人群这么一闪 正露出了看热闹的一人一马。今日未曾当值,只着了便服,见小丫头抱着小胖墩颇有些吃力,屈拳鼻下咳了声道。
“诸位,在下乃金吾卫上将军,这娃娃本将军待会署中,若有人来寻,向金吾署便是。”
未曾下马,不太会抱孩子的把小胖墩拎上鞍,细瞧一眼,倒有些似曾相识之感。
又着眼方才出声的姑娘“敢问姑娘芳名,现居何处?”

世子◆燕齐
六月十五 西市
未曾想到这人真真会将自己处于悬空就松手,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屁股蹲,龇牙咧嘴气鼓鼓没好气的小手一杨挥开人作恶的手。“!粗鲁的姐姐……”
话才讲一半再次遭拎,气哼哼的两手抱胸圆眼瞪大着望着人。“你又是谁呀!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上将军◆即墨坤
六月十五 西市
举高临下的看着小炸毛:白净可爱,胆儿也大,颇得自己胃口。好兴致的取下腰牌再人眼前晃晃。“阿娘教你识字没有?金吾卫。男儿自当顶天立地。保家国、卫社稷。”说着指了指不远处赶来的街使“下次若走丢了,在街上巡穿这种衣服的,他们自会送你回家。”
伸手撸了把小孩儿脑袋“记得自己家在哪不?爷送你回去。”

桃花坞◇单晚婵
[啧啧轻叹]如此对待恩人,没礼貌。不要抱就自己走,嗯?[是有一眼示意阿蛮将他放下,一壁捞袖,一副要上手揍人的架势]不听话,我就代你爹爹教育你。
[此间马上将军入目,虽有疑虑,再三打量下,终究是把小娃娃交给他,淡看谈笑,仅抱拳一礼,云淡风轻]江湖过客而已。

上将军◆即墨坤
六月十五 西市
闻言一笑,手上撸着小胖子,面上一本正经“姑娘身手不凡又侠肝义胆,他日若想长留,可来金吾署巡个差事。”

世子◆燕齐
六月十五 西市
仰脖也冲人呲呲牙故作凶样,闻声偏首眨了眨眼细细瞧了瞧乖巧点点脑袋。“晓得啦,我家偶家可大了,你且附耳过来偶悄悄告诉你。”自作主张一把拉过人悄咪咪嘀嘀咕咕。

上将军◆即墨坤
六月十五 西市
这孩子古灵精怪,相比在家也不教爹娘省心。从善入流附耳过去,“来,爷听着。”

世子◆燕齐
六月十五 西市
小脑袋凑上去低声缓缓。“偶姓燕哟,燕山的燕,最大的燕家就是我家哩,蜀黍记得要安全送我回去喔,嗳,还有偶的胖胖呢!蜀黍把偶们一起送飞起好不好呀!”

桃花坞◇单晚婵
[挑眉笑问]大人怎知我身手如何?[终究未曾当真,童颜稚语听来不耐,面上不过付之一笑而已,三眼两语间隐生去意,拱手告辞]大将军,后会有期啦。

上将军◆即墨坤
姓燕?平定候府?!
煞有介事的抱着娃娃左看右看,抱怀里拍拍灰。这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不对,书里都不敢这么写。
既然是燕霁的孩子那就不着急还了,年节里说去看看还推三阻四这会落我手里,不请顿饭是别想要孩子了。
面上带笑与游侠儿抱拳拜别,勒转马头向北去。
大男人高头大马,前面还坐一小孩儿,一路也是怪打眼的。叫人赶回府递话,自个儿不紧不慢的往北去——反正都一个方向。
一边拿着腰中蹀躞逗小孩儿,一边引诱“齐儿……你是叫齐儿吧? 今天可是趁你娘不注意偷跑出来的?”
摸摸小脑袋语重心长道“你这偷跑出来,回去你娘肯定要罚你了。不过叔叔跟你娘可熟了,你要不要上叔叔家吃点心,等叔叔帮你把娘亲哄好不生气了再送你回去? 叔叔家还有漂亮婶婶呢。” 自觉引诱的筹码不够,继续“叔叔家还有大老虎呢? 你见过大老虎没?叔叔家的大老虎漂亮又威风,此刻就在后院池塘边晒太阳呢,要不要去看呀?”

小厮一路从西市奔回长公主府,茶顾不上喝一口的自角门往内院递话给长公主:驸马要带个孩子回来,让长公主预备着。

温奚长公主㊣太史元姝
【眸光定于掩在波光粼粼池水中的鱼尾,时隐时现,难以捉摸。再往其中撒了波鱼食,步履声缓近,耳畔传来婢子丽音。府中雪腕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团扇,微抬颔,示意人出言。看着鱼群争抢而散,很快那一把鱼食便消失殆尽】
【“殿下,驸马带了个孩子回来,让您…预备着。”抓到她话中孩子两字,摇扇的手一顿,微微蹙了眉头,话里难辨喜怒】多大的孩子?
【待听得大致两三岁的样子,心中骤然生了一股恼意,将余下鱼食往池子撒。转了一双乌眸看那婢子,直看得人头再往下埋了几分,这才抬步往房中,一壁吩咐人】收拾间屋子,莫怠慢了。余下的,待驸马回府再议。

世子◆燕齐
六月十五 西市
悄悄回过头冲着刚刚一些凶凶的姐姐做了个鬼脸,偏首被人腰间饰品引了视线,凑近细细一瞧还是觉得自个儿的玉佩最好看。“蜀黍认得偶呀,那贼好哩,蜀黍送偶回家!胖胖也要回家——”话音刚落忽的一顿,“啊,这样吧!蜀黍我去你家摸摸大老福再走!”眯着眸子冲人笑嘻嘻,心里嘀嘀咕咕着要是可爱改天就把大老福偷回去。

上将军◆即墨坤
六月十五 西市
这事儿办妥了,看着小孩儿分外高兴。就等着回府关门等燕霁上门要人了。
一夹马腹哼着小曲儿往公主府去
抱着孩子进门,见伊垂眸书卷不曾言,虽知道娃娃是燕齐,但见人愠着气也有心吊一吊人胃口。
敛踞近旁落座,神色正经几分。“今日巡街捡着一孩子,见这娃娃娇憨可爱,又近晌午,先领回来填补填补再给人送去。”
捏了捏人小手,“你说方才说你是哪家的?”

温奚长公主㊣太史元姝
眉山轻蹙,心中生了几分疑窦。听人说什么街上捡着的,也是奇了,这般拙略的由头,也亏得他编的出来。保持着先前姿势不变,却是连半分熟上的字眼都看不进去,一壁竖着耳朵去听他后言。这才转了身子,将手中的书卷随意搁置于一旁,顺势半臂撑着下颚,另一只手遂转了过来轻轻于面前案上轻敲,这才出声“哦,哪家的?若说不出个所以然…”

上将军◆即墨坤
“你定是想不到的。”忍不住插了一嘴,笑意轻佻略做狡黠“定平候府。”未等人反应继言“原本是准备送到府衙,这孩子倒是自报家门了。燕霁府上来报官丢了人,核过信物,应当是了。”

副将来报说是后院已备好,便由着人领去看老虎。喝口茶“已差人与定平候府勿要生乱。原想逗他玩几天,可巧了燕霁这几日在城外,未免她担心,用罢晌午饭便送回去。”,四下无外人,转头与房里人玩笑“府上有一孩子,倒也热闹”@温奚长公主㊣太史元姝

世子◆燕齐
生人面前话也变得少了,一心只顾着找那大老虎玩儿,听着两人交谈犯起了困,随即又被人领着去后院看那大老虎,以前也曾听说过老虎屁股摸不得,一直十分好奇这次得见就特别特别想试上一试。
一眼望去威风凛凛大老虎,眸子一亮搓搓小手凑上去没几步就被人拦了下来,怎么都不肯让自己靠近大老虎,恼极了气鼓鼓的同人对视良久,小手一指气势汹汹“不许拦着,让开!”

温奚长公主㊣太史元姝
闻之一愣,眉轻上挑,勾起的笑几僵于唇角。头个儿念头就是去盯着他的眼睛,欲要探究其中真假。看他神色不似假话,先前的气也消了不少,却是生几分郁气,捡的谁家的不好,偏生是那定平侯府的,真真是孽缘。“定平侯府还能丢人?”可真算得上稀罕。
燕霁将这儿子看得这般重,话落就犹豫着是否将孩子送回候府,想着燕霁急眼的模样,不由得面上起了笑意。“春江,你去一趟候府。就说本宫见这孩子投缘,想留着歇几日,待燕将军回城,再来公主府接人。”
“既然驸马喜欢热闹,这孩子驸马来照顾吧。”

上将军◆即墨坤
这话不晓得谁信,不过自个儿却真是瞧着孩子顺眼。毕竟同朝为官者而立之年膝下无子的可不多了。略一沉吟,上后院逗孩子去。

场控:
六月十五 长公主府,燕齐一会会儿对公主府的花草伸出魔爪,一会会又要这个瓶子,那个罐子,不给就哭就闹,饿了吃糕点,吃的时候满地都是随意丢弃的点心,喝水的时候打湿了衣服,吵着闹“进水了进水了”。

上将军◆即墨坤
六月十五 长公主府
燕霁的孩子抱回府不过两个时辰,却实实在在的把半个公主府翻个底朝天。看着小榻撅腚啃手睡得正香的小孩儿,回外间坐定吃茶听下人一报来。
先是看了园子里的老虎,因隔了远的看不清很是闹了一番。不知谁出的主意牵一匹黄狗套上嚼子,蘸墨画成个老虎让骑了一圈才作罢。下来发现墨没干蹭了一裆,开始嗷嗷哭。
好容易拿点心哄住了开始在各处招猫逗狗,南屏园的孔雀,西花厅的海棠,皆遭屠戮。
最后看上了一株老槐,着人绑了秋千,晃着秋千就睡着了。下人不打眼还狠命的推,差点把人从篮里悠出来。
眼下换了衣裳擦了脸,在小榻上上要醒不行的打着瞌睡——这孩子还择床,瞧着是睡着的,一放床上必醒。只能在玫瑰椅里垫上软垫,待人睡稳再囫囵个抱回塌上。
乐不可支的听完一番战绩,茶盏搁回几上。“罢了罢了,一会孩子醒了叫几个人送回去。”想了想“罢了,我一同去。”虽是图个乐,也正经诱拐了世子半日,望燕将军看在某子嗣单薄的份上,少踹两脚。

上将军◆燕霁
【夏日昼长,阴沉的天角隐现霞红天光,凉风习习,鸟归虫鸣,自是慵懒自宜,翘首南门,应是故人归。随报信门侍而出,见即墨坤与子,倚门而笑】可要进来坐坐?

上将军◆即墨坤
六月十五 长公主府
抱着孩子,递与燕霁身边人粲然一笑“不了,寻个由头出来,这会儿正好去喝一杯。”
走走还不忘回头。“你儿子可在我府上祸害不少东西。等我生儿子的时候必要来你府上砸回来。”


——————
关联剧情:
燕齐丢了(2):http://www.qlwc76.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23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纹银
4 两
铜钱
3808 文
整戏
40 场
散戏
9 场
彤史
1 次
活动
0 次
发表于 2020-4-22 15:30: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群名片: 即墨坤
剧情:3.5
人物:3
其他:1
总分:7.5
群名片: 太史元姝
剧情:3.5
人物:3
其他:1
总分:7.5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钱 +50 收起 理由
国师 + 50 评戏员辛苦了,50文奉上(无评)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纹银
2107 两
铜钱
917277 文
发表于 2020-4-23 01: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戏录已处理(积分已发、图标已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齐乐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齐乐王朝 ( 蜀ICP备15010677号

GMT+8, 2020-6-5 20:08 , Processed in 0.288327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