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入住齐乐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97|回复: 2

[妃嫔] 才人○蔺喻

[复制链接]

纹银
1 两
铜钱
893 文
整戏
12 场
散戏
1 场
彤史
0 次
活动
0 次
发表于 2019-2-19 12:42: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角色信息
丹青:
角色姓名: 蔺喻
角色性别: 女性
出生年岁: 建康八年(2262年)(现16岁)
生辰八字: 5月16日
角色身高: 160CM
出生户籍: 苍华郡-苍州
现居住处: 宸仪宫子月阁(秀女时住祥云宫榆阁)
外表容貌: 眉目分明,五官清晰,眉清目秀,右眼眼角有颗黑痣。
人物性格: 看起来娇憨无害、有一些武官女儿的飒爽真性情,只要未曾得罪过自己,无论和谁相交都很和气。讨厌别人在自己面前过度显摆卖弄。
家族关系: 父亲 蔺丰 苍州从七品苍州营千总
娘亲 戚氏 父亲的平妻,蔺喻生母
母亲 于氏 父亲的妻室,在蔺喻两三岁就因为难产早逝
弟弟 蔺昱 正妻于氏难产所生,后由戚氏抚养,与蔺喻很亲
姐姐 蔺宜 与蔺喻同父同母的亲姐姐,比蔺喻大四岁,早已嫁人。
人际关系: 暂无
人物定位: 描述见下
本帖最后由 蔺喻 于 2019-8-14 00:26 编辑

蔺喻出生于武官之家,从小生活边疆,真性情、不拘小节。
第一眼看起来是个憨憨的小姑娘,其实心里有一杆秤什么都知道,也有自己的想法和顾虑,只是从不与人说罢了。
十分贪嘴,尤其爱酒,原先未被册封时想过若是没有选上出宫后便自立门户做买酒的营生。
桂花过敏,一碰到便会浑身起红疹,初期因为这件事情栽了两番。

评分

参与人数 1纹银 +1 铜钱 +4404 活动 +3 彤史 +5 整戏 +12 收起 理由
国师 + 1 冬至送东西被评七分,铜钱+400、整戏+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纹银
2005 两
铜钱
39954 文
发表于 2019-2-19 19: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技艺珍宝档案」
基础:阅读、书法、算术
普通:驭术、烹饪
娴熟:绘画、茶艺
高超:
精湛:
物品:珐琅三洋开泰手炉「蓝」金珐琅怀表「紫」十周年、玉羊首提梁壶「紫」荷瓣春兰草「蓝」十周年
动物:
NPC技艺:三等宫女◆阿珍:烹饪娴熟
注:请根据角色设定使用档案中的技艺,未录入的技艺,角色不可使用;阅读、书法、算术,这三种技艺NPC默认基础不记档,基础以上才登记在档案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纹银
1 两
铜钱
893 文
整戏
12 场
散戏
1 场
彤史
0 次
活动
0 次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01: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蔺喻 于 2019-8-16 10:43 编辑

人物小传——蔺喻

        我是蔺喻,苍华郡苍州人士,苍州营千总蔺丰次女。毕竟父亲只是一个七品武官,且为人正直刚正不阿,家中后宅并不是很乱,母亲虽为平妻却也一直与正室相处得还算和睦。听母亲说,我三岁时,正室于氏因为诞下蔺昱时香消玉殒后,父亲便再也没有娶亲续弦,反倒是将蔺昱交给戚氏抚养,除去没有扶为正室,其他与正室并无二致。
        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没有什么后宅女人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母亲对待我和姐姐弟弟一视同仁,依着自己的兴趣爱好学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画画、茶艺、甚至骑马爬树这类本不该女孩做的事情也干了不少。
        说实话,我长得并不算特别出众,至少就现在而言,还是一副婴儿肥的包子脸,看了让人不由自主想捏。我以为自己会与姐姐一样,在当地早早地择一个夫婿嫁了,过自己安安稳稳的小日子。不想一日,父母忽然到自己的房中,父亲有些低沉地向我宣布了殿选一事,我的母亲抱着我,不由自主地流泪。我听到她在我耳边说,“我的喻儿,为何要到那种地方去。”心中本并不在意,反正以自己的容貌资质,落选是必然结果,大不了呆上几年就权当去皇宫见见世面罢了。
        那年花朝,我随同乡的秀女们一路直上帝都,殿选没进那是理所当然的事儿,我连皇帝长什么样都没看清,便稀里糊涂的住进了祥云宫,过上了混吃等死的生活。
        在这里,我认识了阿珍,她本是祥云宫被分配来伺候我的普通侍女,却因为比我长几岁,处处对我体贴关心。我看着她天天忙碌在我身旁,念叨着“小主今日多穿点”“今日有小主喜欢的酒酿”,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的姐姐蔺宜,她们差不多大,都对我很好。
        半年的时间一晃而过,祥云宫的人册封的册封,走动的走动。听说…有阁走水了,又听说…这秀女为了博取关注自个儿点的火,本想梨花带雨出现在陛下面前,谁知道反而打进了自己的性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坐在我的阁中吃马蹄卷,只是摇摇头,叹口气,不明白这些人为何这么拼。
        我本以为我这辈子与册封无缘,只需乖乖在宫里住几年便能够出宫,到时候自己自立门户买卖酒水,想想也是很不错的。谁知道会喝了桂花酒过敏、被宫女的桂花水泼到身上,闷了大半月好不容易出门放风,那日无聊,拉着阿珍去梨园兴致勃勃地爬树摘梨子,竟然碰到了他、那个我连殿选上都没看清脸的皇帝。他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不肯救我下来,好不容易爬下了树,我却还没有意识到此时的我踏足的已经是和刚刚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被贤妃娘娘找、罚抄宫规不小心饿晕了过去、得到皇上看望搬入宸仪成为宝林,这一切太过行云流水,对我来说太不真实。日子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着,请安、吃饭、画画、睡觉、偶尔得到临幸。
        我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渴望得宠的呢?是冬至兴高采烈送铜钱却发现他桌上堆满赠送物品的时候?还是新人入宫、比自己晚册封的宝林你自己得宠的时候?不管如何,等我回过头,我发现我与皇宫,这辈子可能就真的这么锁在这里,直到生老病死。
         我…甘心这样吗?其实我并不甘心,我也想成为宠妃之中皇帝最为宠爱的那一位。我在外人面前将女儿家的娇嗔与苍州武管的直率结合在一起,画出一副人见人爱的模样,只求能够站的更高一些、再高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齐乐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齐乐王朝 ( 蜀ICP备15010677号

GMT+8, 2019-8-22 14:01 , Processed in 0.237057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