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入住齐乐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89|回复: 3

[前朝|整戏] 【齐乐七年八月二十八日】【太医院】【即墨瑾瞳、独孤玖墨】答谢

[复制链接]

纹银
37 两
铜钱
2853 文
整戏
11 场
散戏
0 场
彤史
0 次
活动
0 次
发表于 2016-7-8 23: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齐乐=====================

时间:齐乐七年八月二十八日

地点:太医院

人物:正四|御膳太医◇即墨瑾瞳  正五|舞师◇独孤玖墨

剧情:答谢

=====================王朝=====================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纹银
37 两
铜钱
2853 文
整戏
11 场
散戏
0 场
彤史
0 次
活动
0 次
 楼主| 发表于 2016-7-8 23: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正五|舞师◇独孤玖墨

【霓舞坊】

【今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身子也不是那么乏了,只觉浑身清爽,和小兔子玩儿了一会儿,思索着今日也没什么事儿,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日去答谢即墨大人吧,再拖下去,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把小兔子放回她的小家,简单收拾了一下,换好了衣服,画了些淡妆,让自己看起来气色好些,又寻了一个小篮子,将为即墨大人准备的礼物小心放好,又盖上一层薄纱,和其他人交代一声,便出门向太医院走去】

【生病的这些日子,我鲜少出门,今日出来想好好放松一下,所以便放慢了脚步,一路四处看着,一年过去了,宫中之物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我失去了哥哥,已是孤身一人,思索着,不知不觉便到了太医院门口】

                     

                                 

正四|御膳太医◇即墨瑾瞳

【太医院】

【已经许久未出门看诊了,在太医院待着也闷,日日对着重复的工作,人也有些闷闷的】

【叹了口茶,还是太烫,便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忙里偷点闲,去监督一下下面的有没有认真工作,这样想着便走出了专研房,走到了外面,看着下属都在忙碌着,反而有些害臊,正想转身回去继续工作,无意间却看见太医院门口一抹身影】

【于是踱着步子去瞧】



正五|舞师◇独孤玖墨

【太医院】

【行至太医院门前,反而有些踌躇,不知见了即墨大人应该说些什么,还是先寻着即墨大人再说吧】

【向门中望去,多为忙碌身影,却不见即墨大人,正准备寻个人问一问,却见一抹身影向我走来,细看原来是即墨大人,于是便向里走去,俯身笑到】见过即墨大人,大人今日可是空闲,玖墨今日冒昧来访,也不知可有叨扰



正四|御膳太医◇即墨瑾瞳

【太医院】

【走近一瞧才知道是好一段日子未见的玖墨】呀可是好久不见了,快进来说吧

【连忙招呼她,便引她一同进入房中坐下,马上燃了那炉子烧水,洗了洗杯盏,准备泡茶】

【想起之前治过玖墨一病,没想到后来变成了好姐妹,在这尔虞我诈的宫里倒是很难得,现今好不容易遇到,就应珍惜】

【坐下来问道】感觉身子好些了吧?

【将热水倒入茶壶中,看着茶水慢慢被水浸泡着,心境平静】



正五|舞师◇独孤玖墨

【太医院】

【随即墨大人一同进入房中坐下,将手中篮子放于桌上,本看着即墨大人忙碌身影发呆,突然听到大人问话,起身一福,回道】幸有大人悉心照料,玖墨现今已是好多了,加之今日天气颇好,此时只觉浑身清爽,今日前来,便是为了感谢大人在玖墨伤病之时的照料,若无大人,玖墨怕是没有今日之景了

【说罢,转身揭开篮子上的轻纱,缓缓坐下】玖墨想着大人也不缺什么,便随便准备了些平日常用之物。

【慢慢翻着篮中之物,道】听闻大人于书法上有所成就,玖墨于此道不同,便寻人去买了这毛笔,据说是极好的,玖墨出宫不易,这些胭脂香粉也是我拖了旁人从宫外带来的,至于颜色,玖墨自己做主让人买了这些,想着大人应该喜欢,而这发梳和簪子则是玖墨回宫之时带的,也不知合不合大人的心意。

【说罢端起面前的茶,缓缓抿了一口,看着即墨大人】



正四|御膳太医◇即墨瑾瞳

【太医院】

【忙了好一会儿,这才发现玖墨是提着篮子来,见她翻着篮子里的东西又解释着,才知是谢礼,连忙婉拒】你我岂用这般客气,在这宫中没有利益关系的人少之又少,你我这般关系,哪里用谢礼这一说

【想了一想人家倒是来答谢你的,什么也不收倒让别人提着尴尬,于是又答】你这毛笔我收下了,那胭脂水粉发梳簪子什么的你就收回去吧,实在过于贵重,再说我也对这些不感兴趣,我宁愿你送我一本医书呢

【从她手中接过毛笔,触其冰凉莹润的笔身,抚上毛笔柔顺的笔头,察其内里,知晓笔的珍贵】真是谢谢玖墨你的良苦用心了,瑾瞳十分喜欢

【想起她大病初愈,虽说体征上有了明显好转,但毕竟很久未见,不知她最近如何了,毕竟心病最难根治,药物只是辅佐,于是道】玖墨面色倒是挺好,却不知内里…是否还好

【势作要抓起她的手把脉,眼神却又在等她回应】



正五|舞师◇独孤玖墨

【听即墨大人如此说来,不由心中一暖,宫中太多尔虞我诈,太多相互利用,能得一知心朋友的确不易,早些时候随已和即墨大人有过交集,但终究还是有所芥蒂,不能坦诚相待,直到生病的几月间,即墨大人耐心开导,悉心照料,才让我认定了这个朋友】

【随不知即墨大人为何不收,但约莫着怕是有推辞的成分在内,于是开口道】大人说笑了,你我关系虽好,但大人不收,玖墨内心实在是过意不去,玖墨自知生病期间对大人多有叨扰,若非有大人,玖墨还不晓得能不能挨到今日呢,大人对玖墨照顾颇多,玖墨拙笨,也不知应如何报答,只能以此聊表心意。

【说罢,将篮子向即墨大人哪里推了推,又道】况且玖墨本就为舞女,胭脂水粉自是不缺的,这东西中,玖墨最擅长的,也就数这胭脂水粉了,大人平日虽用不到这些,但还是请大人收下,只当这是玖墨的一番心意

【见即墨大人要帮我把脉,连忙把手伸出去,低头道】劳大人挂心,玖墨最近已是好多了,这些日子闭门养病,虽枯燥些,但也让我想通了一些事情,生死有命,哥哥与母亲相继离去,只是他们命数如此,此时再多的自责悔意也不会换来他二人的重生,不若放下,照顾好自己,让父亲在家乡可以安心生活【顿,道】况母亲与哥哥今世向善,想必他二人来世定可幸福

【说罢,抬头看向即墨大人,轻声笑道】怕是病的有点久,现在虽是想开了,但身子还是时不时的有些乏,大人帮我看看可有大碍



正四|御膳太医◇即墨瑾瞳

【见她这么一说,看来还是要收下了,虽然不喜,但想到这是玖墨一番心意,于是爽快说道】玖墨你过于客气了,这么远过来还带这么多东西,可累着了吧,刚病好的人儿怎么能到处跑呀
【虽然嘴上埋怨着,但是手已然放上她手腕,用食指与中指按上,以指腹按触脉搏,以按脉,不由说出】这脉象节律整齐,但强度却偶有不一,看来玖墨仍需好好休息啊
【握住她的手道】玖墨你想开了就好,人自有他的命数,只是徒留在世的人们悲伤,以后也要更积极才好
【说完放开她的手】瑾瞳倒也没什么好送给你的,这手上也只有这镯子给你,要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于是有些费力地退下戴了多年的手镯】如若不收下可是枉对我们这番感情了,这世上你少了亲人,就把我当作你亲人好了,相识不易,相知更是难上加难,你我感情这般好的在宫中实属难得呀【将镯子放在她手心里】
【忽然回忆起几年前在御花园初见她,青涩的如青芒一般,那时纯纯的也挺可爱,谁想到后来遭遇了这些打击,可能日后再也不会像从前一样无忧无虑了,有些难过,随即笑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了,我们一起偷吃御花园的果子呢【笑着笑着忽然就留下了泪水,心疼一年前一人承担母兄相继离去的噩耗的玖墨】



正五|舞师◇独孤玖墨

【见即墨大人收下了礼物,心中大石才落地,听到其关心的话语,心中一暖,道】玖墨最近已是好多了,所以今儿才想着出来透透气,到您这儿看看

【见即墨大人要开始诊脉,便不再言语,静听完即墨大人的话,低头道】玖墨记下了

【本想问问关于我练舞的事情,却见即墨大人欲退下腕上镯子相赠,便也没问,本想拒绝那镯子,但看即墨大人态度似是有些坚决,也就没有再推辞,接过镯子,道】大人既然这么说了,那玖墨就不再推辞了【想了想镯子似是不太好拿着,便顺势带到手上,俯身笑道】大人这镯子好生精致,玖墨谢过了

【忽听即墨大人说起御花园偷果子那一遭,眼前也浮现偷果子时的快乐情景,掩着嘴笑道】想一想,感觉就像是昨日发生的,大人那时被我吓到了,样子十分可爱,玖墨……【正说着,突然见即墨大人流了眼泪,也不知发生了什么,连忙拿出帕子,起身到即墨大人那里,边为她擦拭泪水边道】大人这是怎么了,突然流泪,可是想起了什么不如意的事情?若不嫌弃,便和玖墨说说

【刚说完,突然想到,若是伤心事,定是不愿多提起的,只怪自己刚刚慌了神,不加思索就说出这话,正想着说点什么好,突然想到练舞的事情,于是转移话题,轻抚即墨大人的背道】大人,玖墨刚刚便想问了,以现在玖墨的身体状况,是否可以开始练舞了,好久不跳,怕都荒废了呢【说完,紧张地看着即墨大人,等待她的回应】



正四|御膳太医◇即墨瑾瞳

【见玖墨好似恢复了许多,只是我一人独活在过去中,用衣服擦干眼角的泪水,安抚玖墨】我没什么事情,只是有些感慨过去,感觉现在过的太累,事事不如我意

【也不想多提了,又想起她的旧疾,道】好了倒是好了,不过还需再调养一段时间罢了,练舞自然是可以的

【于是走到一旁书桌,晕了晕笔墨,提笔挥下,写下一些养身的药物,递给她】



正五|舞师◇独孤玖墨

【听即墨大人言,只她没什么大事,才放下心来,安慰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即已成定局,不妨积极一些,想开点

【最近倒总是想练一练舞,无奈碍于身体,听到即墨大人的话,心中不由一喜,接过即墨大人手中的药方,笑道】那真是太好了,玖墨可是早就想开始跳舞了呢

【看了看窗外的天】时候也不早了,玖墨就不打扰大人了,大人留步,我这拿完药便回去了

【说罢,转身向屋外又去,突又想到什么似的,回身笑道】待我身子大好,定邀即墨大人前来指导,到时大人可一定要赏面子呀

【不待即墨大人回答,便继续向屋外走去,拿了药后便回了霓舞坊】



正四|御膳太医◇即墨瑾瞳

【见玖墨如此欣喜,心情也不由好了起来,笑了笑,道】好呀好呀,定要多学些舞,如若到时能在舞台上见到你,那该多好呀

【天色也不早,看玖墨离开的意思,也不多留,只是目送她离开,待玖墨离开,,便合上门】
=========================完=============================

评分

参与人数 1 +5 整戏 +1 收起 理由
国师 + 5 主皮5分:演绎+1,珍珠+5

查看全部评分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纹银
277 两
铜钱
7798 文
整戏
180 场
散戏
43 场
彤史
0 次
活动
0 次
发表于 2016-7-13 04: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群名片: 御膳太医◇即墨瑾瞳
情节精彩度:2
语言描写度:1
剧情完整度:1
对戏配合度:1
文理常识宫规:0
总分:5
“已经许久未出门看诊了,在太医院待着也闷”
上面这句话暴露了你的人文地理不合格,首先,你太医,不可能不跨出这个太医院,去给主子把平安脉就是你的任务。还有,即使是太医院院主,也不可能许久不给别人诊脉。你这是侧面体现自己医术很差都没人喊你了么= =

群名片: 舞师◇独孤玖墨
情节精彩度:2
语言描写度:1
剧情完整度:1
对戏配合度:1
文理常识宫规:0
总分:5
我不得不说,生病生一年的这个借口真的烂到极致,作为一个打工的,包吃包住这么好的福利,最后,你生病了,老板还要照顾生病的你一年,这老板真的是人性化啊,有钱任性,还慈爱啊。这一年里你还鲜少出门,我真的好想喷你啊,你完全可以设定你这一年规规矩矩,这样多好,,生你x的病,下次打工的你们,谁也不准用生病生一年两年不出面为借口了,不然我喷死你们。
鸠鸡,你这又是送毛笔又是送簪子又是送脂粉的又是送发梳……你这……这让我无言以对啊,你这殷勤的劲儿。

总结:
这篇戏两个人都戏的不太好,没看出来你们两个的友谊能好到说两句话就哭哭啼啼的。剧情没看头,就是送东西给你把个脉就走了,高潮没有,低潮也没有,一出没有高低起伏的戏自然算不上什么好戏。即使平淡的戏,也会有角色的高潮在里面, 制造剧情世界点,

人物描写需要继续加油。

评分

参与人数 1 +4 收起 理由
国师 + 4 评戏员辛苦,801字节以上,珍珠+4

查看全部评分

齐乐十年,一路有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纹银
2055 两
铜钱
56730 文
发表于 2016-7-21 19: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已归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齐乐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齐乐王朝 ( 蜀ICP备15010677号

GMT+8, 2020-1-18 09:27 , Processed in 0.363898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