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 发表于 2019-5-15 00:27:42

『齐乐◇剧情』—— 齐书下卷(妃史)

上卷言大齐国事,下卷语齐宫家事。
家,居也。家人内也。
虽言是家事,然这帝王家却非平常家,可谓国之家事也。
众卿且细读……

注:
文中角色名为官方初始设定,因存在群内固设更替后改名等问题,故而有部分人或许会与文案中的名字有出入,故此请认姓氏+身份。

文中剧情为通俗表象剧情,并不涉及隐藏剧情与暗情真相剧情。

国师 发表于 2019-5-15 00:39:10

【太子妃南柯一梦,瑗昭仪空降齐宫】

天启三年一月齐帝太史允安驾崩,三月太子即位,太子妃源氏本理应册封为后,谈及此事,有部分大臣却极为反对,究事为何?盖因源氏本是扶桑人士,虽育有大皇子太史聿湛、二皇子太史聿泽两位皇子,却因二人母族扶桑,流淌外族血脉,若是来日登帝,两国利益纠缠不清,不可后继帝位。

这太子本便是赐婚,不大欢喜太子妃,对她敬重更多于喜欢,此番更是应了心意,索性便册封太子妃源氏为从一品庄妃,又封侧妃苏氏为从一品淑妃,侧妃燕铃为正三品淑仪。后位空悬,便由源庄妃、苏淑妃代理后宫诸事。

这日子转眼便十一月,新帝微服出宫三日,带回一女子,名唤罗玉。罗氏此人不知缘何而来,不加家世是何,如何与帝相识,只知名姓。连淑妃庄妃亦不知此人,她方入宫,便册封为正二品昭仪,赐封号“瑗”,甚得帝宠,一时间瑗昭仪独揽圣宠,风光无限。

国师 发表于 2019-5-15 00:47:26

【洛贵妃示诚结盟,瑗昭仪乐极生悲】

新岁,帝改年号乾元,得北扶国使节贺书,北扶愿以皇后嫡出公主洛芸熙和亲齐国,以示结盟诚意。

这北扶国公主洛芸熙和亲大队四月到达帝都,帝紫銮殿接迎,并册封洛芸熙为贵妃。却说这北扶虽打着祝贺的名头,野心却不小。北扶嫡亲公主和亲齐国,封贵妃,本便是礼顺人情,然北扶使节却大为不满,言嫡亲公主非皇后,大齐有失风度,幸有闵长书朝堂之上以三寸之舌说服北扶使节,才令他们尽兴而归。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乾元一年一月,淑妃问帝花朝选秀之事,帝顾虑先帝丧期未满一年,故延迟到清明节后。清明节后,新秀入宫。殿选:君玉封才人、柳雅萱封才人、顾槿萱封才人、卿千瑶封才人。

乾元一年端午,瑗昭仪(罗)当众宣布有孕,帝大喜。这瑗昭仪本便是皇帝心尖儿上的人,如今又有孕,可是风光无限,然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她风光无限,总有人眼里容不得沙,见不得这风光。

瑗昭仪(罗)乐极生悲,六月小产,帝大怒,命人严查,果见端倪。原是才人柳雅萱指使医正林氏下药所致!柳才人当庭认罪,自言为洛贵妃指使,贵妃震怒,慌忙喊冤。帝细查此事,确是洛贵妃授意所为,然涉及邦交利害,帝亦无奈,只好不再深究,遂赐死柳才人、林医正二人。

国师 发表于 2019-5-15 00:53:22

【瑗昭仪香消玉殒,洛贵妃代掌六宫】

上回说瑗昭仪(罗)小产,这美人终是薄命,时乾元二年二月广州正宁县突发大地震,帝州受波及。当日,帝与瑗昭仪一前一后漫步檐下,好是烂漫。岂料地动山摇,二人慌忙躲闪,此间瑗昭仪见屋檐落瓦,奋步上前将帝推开,却不幸被砸中面部,虽及时救治,却依旧留下了疤。

女为悦己者容,又有几个女子能忍受自己如此模样?瑗昭仪毁容后不堪众人异样眼光,精神愈发憔悴,虽帝言自己并不在意,但瑗昭仪心中仍是耿耿于怀,最终无法忍受,割脉自尽。帝大恸,追封德妃。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另说宫中新秀,同年二月才人顾槿萱有孕,帝喜,晋容华,赐封号“妍”。然好景不长,五月庄淑二妃办端午宴,宴上妍容华顾氏小产,帝大怒,令刑部彻查此事。又晋顾氏为昭仪以示安抚,责庄妃淑妃办宴无力罚俸一月,二人撤主理,改洛贵妃代掌。

经刑部审查,宴会所用西瓜被人以银针灌入吞云鱼粉,而这吞云鱼粉就在源庄妃宫中,其掌事姑姑白溪房中,帝将白溪赐死以结此案。

看至此处,各位看官不禁要问瑗昭仪(罗)小产事因北扶邦交不得重惩,为何妍容华(顾)小产证据确凿却亦未重惩,只止步一掌事姑姑?事因众人皆知,源庄妃性情单纯,傻白甜一个,是万万做不出此事的,主谋定另有其人。帝与源庄妃相处多年亦是不信,又查证无果,无奈只能止步白溪。

国师 发表于 2019-5-15 00:54:41

【司徒氏粉墨登场,东游行忽遇刺杀】

却说后宫这地儿,向来是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此话在皇帝这儿却应了半分,何故是半分?且说这罗氏薨后,帝虽面上不显,心里头着实难过,又因她自尽而亡,碍于礼法不可多加追封,便只堪堪封个德妃葬之。帝心中抑郁,便常寻去太乐府听曲抒怀。这一来二去,便与太乐府首席乐师阳春白雪司徒氏有些来往。

这司徒氏姿容绝世,与淑妃苏氏合称为“齐国双姝”,她冷傲清艳,音乐造诣极高。一手妙曲解君忧,帝将那琴音,唤为知己。这日帝酒醉,往日琴音解忧,今日醉酒春宵。乾元二年三月,司徒氏侍君,封四品婕妤。

时光漫步至乾元三年九月,诸事和顺,帝携众妃东行游玩(以下简称‘东游’),期间才人卿氏被诊有孕,可谓得意,古语有言福祸相依。

时年十一月,夜幕茫茫,东游一行游至丰湖,忽遇黑衣刺客几人,他几个身手敏捷,手持匕首向帝而去,护卫相护,刀光剑影。却不料从天而降又来几人,且说这两批人马虽都向帝而去,然非同党,他等招式不同,前者虽凌厉,却不伤人性命,后者所用招式却是刀刀致命!

这船舶之间一阵喧闹,灯火通明,黑衣客一剑刺往齐帝,他躲闪不及,鲜血淋漓。他且诧异为何无半分痛感,睁目惊觉,燕淑仪替他挡了一剑,忙呼护卫太医。然已晚矣,燕氏受了一剑,跌出船外,落入湖中。

这阵惊了其他妃嫔,偏有几个吃瓜群众,惨遇飞来横祸,那卿氏便是其中一个,她一时躲闪不及,也落了水。众人忙将她救起,却寻也寻不着燕淑仪。几番厮杀,刺客悉数剿灭,偏留几个漏网之鱼想盘问口供,也尽数服毒自尽。帝震怒,下令彻查,在妍昭仪房中查获来历不明的信件,顾氏喊冤,帝察笔迹与顾氏不符,自是不信,只是悠悠众口难平,帝未深究,下令速会帝州。

一路日夜兼程,十二月月初,至帝都。东游一案止于妍昭仪,帝旨:因妍昭仪涉嫌东游一案,于落雁宫圈禁等候听查。追封燕氏为贵妃,谥号“安”。才人卿氏晋容华,赐封号“醇”。

国师 发表于 2019-5-15 00:58:04

【恰似故人曲昭仪,源淑仪冤入落雁】

暖日晴云花满树,邂逅春城暮,恰似故人来。乾元四年花朝,新秀殿选,曲灵霊封昭仪、叶余容封美人、芮氏封贵人。

为何这曲氏方殿选便是昭仪?皆源于她那张脸,像及已故瑗德妃(罗),帝方见她,大殿之上竟然愣怔失了态,脱口而出“玉儿——”待回过神来后,便指着曲氏道“你有缘,昭仪罢” 。

曲氏方入宫便得此殊荣,她尚不知为何,日子一久便也听了些许言语,只是这曲氏与罗氏虽相貌肖似,性子却千差万别。故虽她身是昭仪,却不及当年瑗昭仪那般得宠。

上卷且说了太史弘兵变一事,此事却累及源氏。有信称她与太史弘勾结,意图谋反。这构陷来得莫名,无从可查,帝虽不喜源氏,却信赖她。她性情单纯,定做不出如此事来,只如今无可查证,若不处置,难平众怒。帝言源氏身份扶桑公主不可严处,将源氏降为淑仪,落雁宫软禁,二位皇子逢年过节才可前往探望。

国师 发表于 2019-5-15 01:04:19

【司徒氏荣晋四妃,南宫氏有恃无恐】

乾元四年九月,司徒氏晋贤妃,与苏淑妃一起协洛贵妃同理后宫,是以贤妃、淑妃为协理,洛贵妃为主理。司徒氏此人二年入宫,短短两年便节节攀升至四妃之位,可见其手段了得,偏帝看重她管理之术,宫中素称她公正严明。司徒氏抚一手好琴,琴音恍如罗氏,比之曲氏这昭仪,她倒更似帝王知音。

后宫之事虽是帝王家事,却亦是国之家事。那些高官之女哪有几个是甘于在那祥云宫的?南宫雪,武卫上将军嫡女,可谓天之骄女,乾元四年花朝入宫,乾元五年终被宠,晋美人。这娇女子到底是骄傲的,方入宫时就与才人穆承韵起了争执,偏穆氏是个温吞性子,不与她计较,如今她得了势,晋美人,哪能放过穆氏。端着一碗尿,美称“言和汤”,去找穆才人谈和,穆才人岂敢喝,自是不肯,她推翻那汤,谁知便受了南宫攉掌,其宫女言紫霜被打成内伤。

要说这穆才人实是懦弱,受此大辱,竟生生忍了下来,未与淑妃贤妃,洛贵妃相告。所谓千人千面,叶氏便与她大为不同,五年二月,美人叶余容受宠,获封号“芍”,晋婕妤。她却是个跳脱个性的,南宫氏善妒哪能瞧着谁这般得势,偏她骄纵,这不,与叶氏硬碰硬碰上了。

此事源一小小秀女沈氏,沈氏宫人冒犯叶氏,偏叶氏也是个娇蛮个性,一气之下对那宫人施以杖刑,不料却将人给打死了。沈氏却误以为是南宫美人打死了她的宫人,跑去南宫氏那哭闹一番,南宫氏自是不乐意,遂查此事,才得知那是芍婕妤(叶)下的杖刑令。好是气愤,遂以送芍药衣服为由去芍婕妤(叶)处讨说法,言词之下二人争执,便闹了矛盾。

这南宫美人去芍婕妤(叶)那处闹了后,教穆才人这温吞子晓得了,她与叶氏交情好些,便找上了芍婕妤,凄凄倾诉南宫氏如何威胁自己,这叶氏一听大怒,又加之南宫氏在她那宁安宫作威作福的模样,哪能忍着。一气之下,即去贤妃处告状,要求整治南宫美人,贤妃素以公正享誉宫中,出了此等事情,哪能随意责备,遂下了旨,以惩罚南宫美人的宫人白菀为警告,让其多加收敛。

国师 发表于 2019-5-15 01:15:13

【芍婕妤恃宠而骄 洛贵妃魂息异乡】

且说芍婕妤叶氏,自打她晋了婕妤,又在南宫氏那得了便宜后,颇有些春风得意,又加以其容貌妖艳多姿,性子简单,帝与她也有几分放纵,这叶氏越发恃宠而骄。才过一月,她便与曲昭仪闹了矛盾,这事儿闹得是阖宫皆知,直闹到帝王那处去,好生让宫里人看了一出大戏。而这一切皆来自一碗“乌鸡汤”。

这才人穆氏自南宫氏一事后,愈发与芍婕妤(叶)亲近,为讨好芍婕妤,特让宫女言紫霜端碗乌鸡汤送往立秋苑。不料这宫女做事冒失,撞上了正在赏梅的曲昭仪,泼了曲氏一身,烫伤了曲昭仪的手臂。曲昭仪大怒,问罪言紫霜,这一问之下,得知这汤送往立秋苑,曲氏哪能放过,随即领着言紫霜去立秋苑讨说法。芍婕妤与曲昭仪往日来本就不大对付,如今闹这出,两人唇枪舌战越演越烈,谁也不甘示弱。

这曲昭仪大怒,便辱骂芍婕妤叶氏,叶氏一时气急,竟被骂哭,遂带着言紫霜去找皇帝告状去。一路仪容不整到那龙乾宫,是各种添油加醋一番,皇帝见状,甚是烦恼,遂让人把言紫霜打了五十板子,至于后事如何,实是不想插手,遂言此事双方说辞不同详情不明,还需了解,好言安慰一番,便让芍婕妤回去,此事便就此了之。

此番之后,宫中好生安生一些时日,至年末,帝封赏,芍婕妤(叶)晋昭仪;醇容华(卿)晋淑仪;南宫美人晋淑仪,封号“夏”;才人穆承韵晋容华,封号“畅”。

乾元六年二月,久无喜事的齐宫传出喜讯:贵妃洛芸熙确诊有孕三月。帝大喜。然他不知,这宫中暗流涌动,一股势力却教这洛贵妃客死在大齐……

六年八月中秋夜,中秋宴后,洛贵妃疾呼腹痛,章台宫灯火通明,忙呼太医前来,好是一阵忙碌。本以为只是胎动,却不料洛氏被诊有早产之兆。章台宫的灯通明两夜,洛氏产下一女婴,却因难产致大出血,洛贵妃薨。

此事震惊后宫前朝,如何连着前朝也惊动?皆因洛氏本是北扶嫡公主,她这一死,北扶怎会轻易放过。国书一封,直言嫡公主客死齐宫,要齐帝给个说法,否则便将洛氏尸骨与三公主接回北扶去。皇帝见此国书很是头疼,又颇恼怒,这北扶国书所言,颇打他脸面。遂让刑部彻查此案。

却说不查不知道,一查挖出了些许陈年旧事来。先是查出床边角落的金鸡纳树粉致难产,又查至沐太医沐氏,这沐氏却是个不简单的,为何说她不简单,皆因她背后势力。且说前朝景帝落败而亡,逃了一前朝落玉公主出来,一直谋略复辟景朝。这沐氏便是她手中之人,只沐氏还算良善,于洛氏之死有愧,便透露前朝些许,又加刑部亦查出些蛛丝马迹,深挖之下,前朝之事难掩。

要说这落玉公主不止在这宫中安插眼线,致贵妃早产,连带乾元三年东游一案,也有她等。

帝又怒又惊,命人守住此事后,赐死沐太医,又将宫中前朝势力一并铲除,这一年的齐宫死了很多人。众人虽不明缘由,却亦不敢发问,这后宫之中许是只有妍昭仪知晓几分罢。

帝修书一封北扶,以皇后之礼厚葬洛氏,却未追封洛氏为后。芍昭仪(叶)、醇容华(卿)二人,与沐太医来往过密受牵连,叶氏降婕妤,卿氏降贵人,二人皆被褫去封号,罚俸半年。这叶氏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却难料马失前蹄。

因东游一案查明非妍昭仪顾槿萱所为,帝念及落雁顾氏,在冷宫三年的顾氏终是柳暗花明,出了落雁。洛贵妃薨后,六宫也变为由贤妃、淑妃共理,而那早产的三公主暂交淑妃代养。

国师 发表于 2019-5-15 01:18:02

【释昭仪御园被贬 闭章台姚氏请雨】

自打六年时洛贵妃一事后,六宫很是太平了一些时日。直到乾元七年花朝大选,新秀入宫,宫中始添了生气。可要说起这头一个登台唱大戏的,却又不是千娇百媚的新秀,而是那大名鼎鼎的,殿选即封昭仪,容色肖似瑗德妃(罗)的释昭仪曲氏。

却说这释昭仪(曲),向来是个说话做事少根筋的马大哈。这日她在御花园偶遇了皇帝,不安安稳稳的讨好卖乖,偏偏又惹怒了帝王。这一回可与往日的小打小闹不同,要说这曲氏虽一入宫便是昭仪,却因性格,教帝王很是不喜,故而她虽有昭仪之位,却无昭仪之恩宠,堪过了好些年还为曾被临幸。这教她很是抱怨,往日她私下抱怨几句也罢,今日竟堂而皇之与帝怨此,帝王真真动了怒,遂下旨降了她的位,这一降,就是连降三级,从昭仪成了容华。

曲氏落到容华之位,却还不安分,适逢例会,她又与叶婕妤争起了章台宫代理之权,例会之上闹的不可开交,惹的淑妃很是心烦意乱,索性闭了章台宫的大门,谁都不叫进去。

日子徐徐至小满时节,天公却未降雨露甘霖,这时,永华宫冒出了一个新秀宝林姚澍媛,她前往永熙殿拜访淑妃,淑妃担忧小满未雨影响农事,逢同宫姚宝林请安,见其小心谨慎,故有意让之抄请雨经百遍,用于祈雨祈福。姚宝林承接,问何日需求,还未得答复,又自允诺明日夜里能交,淑妃诧异并未多言。姚宝林回阁后,开始抄写请雨经,与宫人夏蝉一起彻夜奋战至第二日戌时才写完。

翌日淑妃命僧人诵经并焚姚宝林所抄经文祈雨,巧的是,姚宝林这经文一焚,大雨便连绵了三日。姚宝林这一回,可真是惹了众人的眼了。她先是与那妩媚娇娆的叶婕妤起了纷争,又在五月五端午宴上拔得头筹,晋了才人。姚氏风头正盛,夏淑仪便看不过眼,请了姚氏到她的白露苑喝茶。夏淑仪只说,这连日的大雨,同各地的洪涝,怕不是姚才人引来的。姚才人一听,不得了,这桩罪她可不敢担,自然又与夏淑仪打起了擂台。可夏淑仪哪有那么好说话,两句话说的不乐意了,便把姚才人扔出了白露苑。

国师 发表于 2019-5-15 01:20:10

【畅婕妤迁居章台 释容华三年一剑】

却说那释容华(曲)同叶婕妤争着要去章台宫,叶婕妤还得了贤妃几个意思,未成想,章台再启之时,迁进去的,却是穆氏。亏得释叶二人争了半天,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笑话。

且说为何这章台便有忽改由穆氏所得,原是一日帝王御花园偶遇妍昭仪顾氏,闲聊几句宫事,妍昭仪遂提了叶氏欲迁章台一事,帝觉不妥,到底叶氏牵连与洛贵妃一案,这章台宫原是洛贵妃住处,再教叶氏迁入,不大妥当。遂提了穆氏位份至婕妤,迁了章台。那日帝与昭仪相谈甚欢,又改赐昭仪封号“昌”,意在美好兴盛。

又过些时日,畅婕妤(穆)侍君,恰逢贤妃送膳与帝,帝却未接,转手便将那膳食赐予了畅婕妤。畅婕妤回宫用下,却是狠呕了几口血,叫阖宫震惊。宣来太医仔细看了,原是畅婕妤脾胃不适,虚惊一场。只是这不适到底不是简单的不适了,畅婕妤就此便称了病,瞧着身子不大好,再往后,便少闻她消息了。

有诗云“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畅婕妤这头在章台是缠绵病榻,愁云惨淡,那一头,释容华曲氏却迎来了春天。这日,释容华集了露水去龙乾卖乖,却被帝拒之门外,不仅如此,帝还更了释容华的封号为“㭉”。至于其中因果,却是不得而知了。当夜,帝便点了㭉容华的寝。这㭉容华入宫三年不曾侍君,今朝终侍寝,也可谓是三年磨一剑,苦尽甘来啊。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齐乐◇剧情』—— 齐书下卷(妃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