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 发表于 2018-7-24 22:04:06

『齐乐◇剧情』—— 乾元七年(全线)


时间:和洲2277年
年号:乾元(乾元七年)
皇帝:太史烺
剧情准则:
红色加粗:公开剧情,所有人都知晓,非当事人必须以这个内容为准。
黑色加粗:半公开剧情,能被打探到的剧情。
详情:该剧情的细节陈述。你若不是当事人,不会知道具体细节,除非在场的人主动告诉你 或 抽演绎事件签。
——(破折号):标题主剧情下与之相关的其他剧情的详情。你若不是当事人,不会知道具体细节,除非在场的人主动告诉你 或 抽演绎事件签。
温馨提示:
1:由于皮下人物可能存在扮演者的更替,皮上角色除姓外,名字可能会有变更,但并不代表皮上角色变成另外一个人。
2:每个总结后都有每场戏的链接,点进去即可详细了解整个剧情。
3:休氏=柳氏(休氏后期更姓氏柳,乾元九年的剧情才更正信息,九年之前自己阅读时主动替换。)

国师 发表于 2018-9-15 22:20:18

【乾元七年一月份】
【初一】
【初二】

国师 发表于 2018-9-15 22:20:26

【乾元七年二月份】
【初一】
【初二】
【十二】宫内花朝节祭祀。
【十五】新秀呈祥殿殿选,白氏、顾氏册美人,江氏、施氏册才人,魏氏、柳氏、姚氏、阮氏册宝林,其余众人未得册,为庶民秀女,可尊称小主,未来五年内未得册则遣返出宫。

国师 发表于 2018-9-15 22:20:33

【乾元七年三月份】
【初一】
【初二】

国师 发表于 2018-9-15 22:20:47

【乾元七年四月份】【初一】六宫例会,贤妃因病未至,淑妃主理当天事宜。请安会期间,夏淑仪提出章台宫江才人无高位携带,淑妃有意让其去瑞福宫,不料叶婕妤、释容华争相自荐去章台,淑妃未受理,并定下江才人搬往瑞福宫,且暂闭章台宫,会后淑妃遣散众人独留白美人。
详情:淑妃留下白氏赠其一对宝蓝点翠珠钗,并叮嘱其注意行事,遇事找宫里管事,若行不通,可来找自己。

【初三】夏淑仪差人打听呈祥殿白美人留下之事未果。
详情:夏淑仪让宫人桑葚去打听初一那天淑妃留下白氏所为何事,因桑葚面临出宫年纪怕得罪主理影响放宫,便私下托宫人柚子去完成这项任务。宫人柚子不谙世事,在呈祥殿外晃悠许久,恰逢呈祥殿换值宫人夏荷,遂用银两向夏荷打听事宜,夏荷见财眼开,又见对方不通人情世故,便随意捏了无关紧要的消息将其打发。夏淑仪得知打听未果,只好作罢。

【初三】江才人搬宫至瑞福宫。

【初五】江才人拜访妍昭仪。
详情:江才人搬宫两日,一切收拾妥当后便去妍昭仪处谢恩,表达自己的良禽择木而栖的心意,妍昭仪留饭江才人。

【初七】姚宝林拜访淑妃,待姚宝林离去后,淑妃乘辇至后土殿燃香祈蚕。
——、小满节气,帝都未下雨,淑妃担忧小满未雨影响农事,逢同宫姚宝林请安,见其小心谨慎,故有意让之抄请雨经百遍,用于祈雨祈福。姚宝林承接,问何日需求,还未得答复,又自允诺明日夜里能交,淑妃诧异并未多言。姚宝林回阁后,开始抄写请雨经,与宫人夏蝉一起彻夜奋战至第二日戌时才写完。
——、姚宝林阁中众人因抄写经书之事皆未休息,有宫人前往御膳房领膳状态不佳被问责,宫人袒露是抄经书所致,故此,关于淑妃罚宝林抄写请雨经百遍之事在御膳房内传开。

【初八】晨间,夏淑仪在御花园果亭外与淑妃相遇,而后有人看到夏淑仪沉着脸回了白露苑。
详情:夏淑仪与宫人白菀在果园漫步闲聊,说起姚宝林被罚抄请雨经百遍之事,行至果亭休息,朝外扔了一枚青果,不知灌木丛后淑妃一行人正带着三公主出来见光,青果差点砸到襁褓,淑妃大怒,夏淑仪自知闯祸,赶紧认错,并以自罚一份十善业道经以示自我检省。淑妃闻言怒气消半,并有意让夏淑仪再抄写一份地藏菩萨本愿经为三公主祈福,夏淑仪虽心有不甘,却无法驳回,只好受之。且道夏淑仪回苑后,差人去寻那本地藏经,一看有些厚,对淑妃的怨恨又多了些。

【初八】日暮,淑妃着僧人于后土殿焚姚宝林所抄请雨经百份。

【初九】大雨倾盆而至帝都,阵雨连下三天。

【初九】淑妃邀贤妃于永熙殿小聚。
详情:淑妃摆笋宴邀贤妃,欲共商端午之事,贤妃未有看法,只道随淑妃之意即可,离别之际,贤妃忽问淑妃若当年知晓她今后这般,是否会施以援手,淑妃以两人未有男嗣根基不稳,且走且看应之。

【二十】叶婕妤与姚宝林发生冲突,并闹到淑妃处,淑妃将夏蝉罚入掖庭浣衣局以结纠纷。叶婕妤出永熙殿后,晕倒在御花园,被人抬回立秋苑。有传言称是叶婕妤在御花园督促教导姚宝林作画,姚宝林心生不满,对叶婕妤不尊,态度张狂,口无遮拦,故此才将叶婕妤气昏。
详情:叶婕妤樱花亭作画,姚宝林路过,感慨对方失宠,上前与之闲谈,不料其婢女夏蝉竟对婕妤叶氏出言不逊,虽然小声嘀咕但是被叶婕妤宫婢听到,宫婢告知婕妤,婕妤大怒,碍着姚宝林是永华宫人不好处理,便命人押着夏蝉至永熙殿请淑妃做主。淑妃闻经过,将夏蝉罚入掖庭浣衣局,并斥叶婕妤这般小事也要烦她。淑妃得知叶婕妤有意刁难姚宝林让其御花园到处作画,不画完所有纸张不让其归,觉得头疼,索性让叶婕妤前往督促教导,叶婕妤心里觉得委屈,督促不久便佯装昏厥,被人抬回立秋苑。

【二十二】姚宝林怒气冲冲拽着一宫女入永熙殿,随后立秋苑宫女迎春被罚杖二十,姚宝林被罚禁足三日。
详情:姚宝林的宫人语冰在宫道当场抓获一传自家主子流言的碎嘴宫女,从对方口中得知最近宫里漫天飞舞的谣言是从宫女迎春处传出,而迎春是宁安宫立秋苑的宫人,其背后所指使着不言而喻。姚宝林怒气之下将这个碎嘴的宫女拽入永熙殿作证并请淑妃为自己做主,淑妃有些后悔前几日给皇帝进言这个惹事精,因对方连证人都寻来了,故下令对宫女迎春杖责二十,并遣姚宝林去立秋苑探病,希望双方能息事宁人,又对姚宝林禁足三日以思己过。

【二十四】白美人被诊有孕,太医上报主位以及龙乾,贤妃闻后赏赐一些锦缎珠翠,帝闻后大喜赶往宸仪看望白美人,后晋其为贵人,赏赐曲州锦纺贡布两匹,司制坊所制精品莲子金簪一只。

【二十五】夏淑仪将抄写完毕的《地藏菩萨本愿经》送到永熙殿,淑妃着人佛前焚了为三公主祈福,令赐御膳攒丝锅烧鸡一品、三鲜丸子一品给白露苑。

【二十六】惊蛰苑宫女红袖丢失妍昭仪顾氏的香囊,一路寻找之际,路遇温才人,姚宝林,三人交谈一番后各自离去,后姚宝林前往惊蛰苑拜访妍昭仪。
——、红袖把顾昭仪从家乡带来的香囊弄丢了,急的到处找,温才人看见询问后,表示帮忙找到希望红袖记恩以后还,红袖拒绝了,温才人被拒便走了。恰逢姚宝林看到,得知红袖丢香囊一事后上了心,后来香囊被自己的宫女语冰捡到,姚宝林甚喜,找到红袖让帮忙引荐给顾昭仪,红袖应下。
——、妍昭仪从红袖嘴里得知温才人的意图,叫来苑中众人来了一个恩威并施,先是罚了红袖三个月俸禄,再赏赐镯子,并从后院调到正堂做事,红袖庆幸今天没有起任何私心,对得到妍昭仪的赏识而感到沾沾自喜。

国师 发表于 2018-10-9 22:56:03

【乾元七年五月份】
【初一】初一众妃例会,商讨端午事宜,并决定端午宴众人都献出自己的才艺。

【初一】姚宝林去瑞福宫拜访妍昭仪后,回永华宫吃了个午膳,又去宁安宫拜访畅容华。

【初一】夏淑仪访妍昭仪不得见,宫人回话妍昭仪去了宸仪宫贤妃处,夏淑仪得知往宸仪宫看孕妇白贵人。

【初三】夏淑仪乘步辇到处闲逛。

【初五】妍昭仪邀请同宫江才人端午小聚。

【初五】端午佳节,宫内各宫膳食以粽子为主,傍晚的端午宴在鸾鸣宫举行,宴会众妃献艺,姚宝林以棋道之论获得皇帝赞许,斩获头筹,帝晋其为才人,当晚姚氏侍寝。

【初八】姚才人携礼访妍昭仪,期间探讨棋局,手谈一局,后妍昭仪留膳姚才人。

【十一】驸马即墨坤听说有人在帝都发现孙轩,招凌若仙问话,凌若仙借此表达自己想加入金吾卫。(戏录)

【十四】天气骤冷,下起了雨。

【十五】钦天监监丞来话,天象异常,全国被阴雨笼罩,可能会频发洪涝,皇帝得闻,召百官商议防洪抗灾一事。

【十七】夏淑仪传召姚才人,不久,姚才人及其宫女言海被白露苑内监拖出苑门,白露苑姑姑白菀将一罐虫茶扔出院门外,因天降大雨,茶罐破碎虫茶被毁,再看姚才人,脸部红肿,不复来时风光,姚氏主仆二人雨中淋成落汤鸡十分狼狈,随后回永华宫霜月阁。
详情:夏淑仪饭点召姚才人,问其饭否,姚才人回已用过,夏淑仪便让姚才人看着自己吃午膳,待夏淑仪吃完,姚才人送上家乡特产虫茶,夏淑仪受之,随后问关于其求雨一事,暗指这场雨是天神畏惧对方雨神之命而才有增无减,姚才人言自己愚钝,神明嫌之不急,夏淑仪驳言追问,姚才人因暗指上纲上线显愚昧而触怒夏淑仪,被夏淑仪罚掌嘴十下,并阐明自己不喜欢被人拂脸,让其以后注意,哪只姚才人闻其狂妄之言,对其称皇帝为“夫君”一事又怼了一嘴,终被夏淑仪扔了一茶碗并扔出了白露苑。

【十八】姚才人蒙面,怀抱一沓宫规,在宫人搀扶中,步履蹒跚入永熙殿,不久永熙殿掌事姑姑采苓匆匆赶往白露苑道传淑妃口谕,采苓被请入苑内,片刻之后夏淑仪便乘辇往永熙殿,夏淑仪因未召而入永熙殿,坏了规矩,被罚抄宫规十遍。
详情:姚才人施苦肉计让昨日之事看起来更严重,戴着面纱故作神秘颤巍巍去见淑妃,淑妃见后十分诧异,并对姚氏所言关于夏淑仪妄议君主之事深信不疑,并让采苓传话夏淑仪:“口出不逊,妄议君主,责抄宫规百遍,以正宫闱。”,夏淑仪听后十分气愤,不接口谕,并亲自往永熙殿与淑妃作辩,辩解过程中夏淑仪态度强硬,直言姚氏污蔑自己,淑妃见其死不承认,一副天地不怕随你闹大的态度,因此事无凭无据不宜闹到御前,便收回成命,改为罚其未召而入坏规矩,抄宫规十遍,并亲递姜茶与人,夏淑仪见目的达成,服软应之。

【二十一】贤妃摘星楼抚琴,帝遇之,一番论琴中不欢而散,帝先离。

【二十二】帝连续多日独寝,终召寝夏淑仪。

【二十二】卿容华邀请叶婕妤苑内小聚。两人闲话家长里短,期间,卿容华赠送叶婕妤一只落音簪,叶婕妤欢喜,表示赶明儿邀请卿容华去她那儿做客。

【二十三】夏淑仪遣宫人金铃子送宫规往永熙殿,以昨夜太累为由而未亲自往之,淑妃闻后只道其好生养着,后赐文房四宝与石榴手钏与金铃子带回白露苑。

【二十四】叶婕妤访贤妃后释容华亦访贤妃,后传出叶婕妤即将搬至章台宫,由畅容华代掌宁安宫。
详情:叶婕妤跟贤妃谈起重新开章台,并且自己想去的想法,贤妃默许后,叶婕妤欢天喜地的派人去清扫规整章台宫。释容华在叶婕妤离去不久后,也跑去跟贤妃提出要搬去章台,贤妃便告诉她已经决定让叶婕妤去了,释容华心有不甘但又不会说话,又怪罪于宁安宫湿气太重影响自己养病,几番说辞下来便惹贤妃不悦,贤妃便让畅容华代掌宁安,嘱咐释容华既然病了就好好养病之类云云,暗里算是彻底撤去了释容华任何管理之权。

【十七至二十六】此期间,江州、丰州、东州、玄州均有重大水患上报,丰湖、芜河、渝水、丰水均有部分地区决堤,水淹州城、县城、良田。

【二十九】妍昭仪青石桥上与帝赏景喂鱼,后有帝旨如下:
畅容华穆氏,抬婕妤,迁章台宫,代掌章台一宫事。
妍昭仪顾氏,更封号“昌”,谓昌昭仪。
——、妍昭仪御花园遇帝,帝问妍昭仪最近后宫如何,妍昭仪捡了贤妃要开章台宫的事说,帝听后思量叶婕妤入洛贵妃所住章台不太合适,便晋了畅容华位分,让她搬去。后两人谈及曲州水患之事,帝感昭仪忧悯之心,又觉妍字忆起过往哀痛,遂另更赐昌字封号。
——、畅容华接旨意后,脑袋顿浑,得知自己竟然截了好姐妹叶婕妤的胡,心里五味杂陈。
——、叶婕妤听闻旨意,整个人失魂落魄,遣散了宫婢,感叹自己再一次成为了阖宫笑话,思及此,落泪伤悲。
——、释容华闻旨后,感慨这种好事重来没发生在自己身上过,觉得委屈,让人传出自己病情毫无起色之说,又遣人御花园搜集露水。
——、淑妃闻释容华病情,派太医专人伺候,并让人每日将病情上报永熙殿,后得知畅容华抬婕妤搬章台的旨,佐以贤妃意思打算把施才人一起迁入。

国师 发表于 2018-11-13 22:34:29

【乾元七年六月份】
【初一】六宫例会,大家议论了关于畅婕妤去章台的事宜,苏淑妃考虑章台无人,只迁畅婕妤过于冷清,叫施才人也一并迁入作伴。

【初一】帝传畅婕妤陪膳,恰逢贤妃携食盒龙乾宫请安,帝将贤妃食盒赐予畅婕妤,嘱咐用完,王福随之跟往章台宫看着畅婕妤用膳,畅婕妤将酒汤悉数下肚后竟吐血晕倒。帝闻,着淑妃查明此事,淑妃闻之下令妃嫔不得往龙乾送吃食,后经太医诊断,原是畅婕妤饮酒过量,又因一时郁结,导致胃痛出血。
——、帝传畅婕妤陪膳,等膳之时让其侍墨,恰逢贤妃至,遂问以为如何,畅答贤妃为迁宫一事而来,认为帝让自己迁章台此举不妥,贤妃已下令让叶婕妤去,陛下却驳了贤妃让自己去,并告知来时已听到帝贤不和的流言。帝闻之不悦,让淑妃去查流言来源,并反问畅是否畏惧贤妃故生不愿,畅见势大惊,赶紧服了软,帝见其知趣,将贤妃所送食盒赏赐给畅,此事畅带盒出龙乾,势必会撞见贤妃,帝此举意味不明。
——、畅婕妤提盒而去,帝召贤妃入内,两人未有多话,只帝提醒不愿再听有关章台的半句悖言,贤妃一听懵了,道不闻流言之事,并反问其为何会如此认为有悖言的存在,帝感心累,让其离去。贤妃也不愿再多说什么,只道要给师公做寿,得允后便离去。
——、畅婕妤在少监王福的陪同下去了章台宫,畅踌躇不愿进,问王福旨意昨日才下,今日便要住进,自己未准备妥当是否太急?王福不给其回旋余地,将人请入内,然后命人取过食盒布膳,督促畅吃完自己好回去交差。畅苦笑罢,将汤水及酒水全部下肚,刚咽下最后一口,忍不住吐了王福一身痛苦倒地,王福嫌弃至极,见畅绕过布膳内监将污秽之物吐自己身上,好意全无,敷衍行礼赶紧回了龙乾复命更衣。
——、淑妃一连接龙乾口谕,又是查流言又是查畅婕妤吐血之事,得知畅所食之物乃贤妃所赠,顿觉头疼,下令即日起妃嫔不得往龙乾送吃食,遣方院判查证诊断,原是畅婕妤身体不好所致,虚惊一场,至于那流言,查无未果,遂嘱咐畅婕妤养好身子。

【初二】姚才人玉明宫外遇帝,后帝有旨:才人姚氏,御下有方,赐号“敏”。永华宫姚氏婢女言海,擢封正六品女官,入龙乾宫伺候御前。着李全传旨掖庭局,再往永华宫敏才人处指派两位乖巧宫女。
——、姚才人与宫女言海在宫道闲逛,姚才人思虑一句诗而走神,没注意前方的轿辇,宫人言海见状,高声呼了声“皇上万福”,引起皇帝注意,帝问其名,言海回答不卑不亢,被皇帝看中,调去了御前伺候,遂赐封号“敏”给姚氏。
——、得知敏才人获封号,夏淑仪、宁贵人、昌昭仪皆送上贺礼,敏才人姚氏留下昌昭仪的礼物,选了一个香囊,并挑了夏淑仪与宁贵人的一起送往永熙殿,感谢淑妃平日的照拂。淑妃见后,让人将礼盒全部送回,只留了香囊。

【初二】施才人搬去了章台,打点完毕后准备去跟管事的畅婕妤送礼,结果却因病被拒。

【初八】魏宝林、敏才人一前一后请安淑妃。
详情:魏宝林身子利索后给淑妃请安,淑妃赏其一支雕花刻桃簪子,离去之时恰逢敏才人来请安,寒暄几句离去。待魏宝林走后,敏才人给淑妃请罪,道不知那夏淑仪所送之礼竟然是一捧米,采苓授意扶起敏才人,提点其各宫所赠其之礼皆是匹配其身份之物,怎可转送与之相差甚远的四妃,敏才人受训,道下次不敢再犯此等糊涂之事。

【初八】施才人访夏淑仪。
详情:施才人做了一只凤钗赠给夏淑仪,夏淑仪欢喜收下,当着人面就试戴了以戴,施才人哪知夏淑仪这么大胆,但也赌对了对方的心思,夏淑仪戴了会也知道宫规的禁忌,叫施才人回去研究鹓雏的鸟儿,两人愉快的聊了会儿便散了。

【初八】柳宝林探望白贵人。

【初九】魏宝林初侍寝,次日,帝赏赐:镶宝石碧玺花簪、翠佛手佩、红玛瑙十八子手串。

【初九】卿容华访畅婕妤。
详情:卿容华送畅婕妤锦绣荷包祝她升迁之喜,畅婕妤却高兴不起来,碍着卿容华的羡慕之态也没多说什么,后听卿容华说想搬到章台脱离夏淑仪,只宽慰对方此事急不得,得好好谋划。

【初十】帝赏六宫,施才人得 翠镯子、夏淑仪得 碧玺雕松鼠葡萄佩、卿容华得 金镶珠翠耳坠、白贵人得 画花卉玻璃小插屏、昌昭仪得 掐丝珐琅长方盆石榴盆景、苏淑妃得 画珐琅桃蝠纹瓶、敏才人得 珐琅瓜形胭脂盒、魏宝林得 八成金葫芦。
——、施才人收下,满心欢喜。
——、魏宝林收下,比起今日额外的赏赐,更喜欢早上送来的红玛瑙手串,后入夜召寝随身携带。
——、白贵人收下,十分喜欢,将画屏摆在榻上茶几,觉得该礼尚往来,之后便研究回礼了。
——、昌昭仪收下,虽觉入落雁宫之后有怨言,但如今处境却显得十分宽慰了,况且石榴寓意多子,十分欣喜,将其摆在了正堂。
——、卿容华收下,将耳环换上,言圣上难得还记得她,念及帝王之心满心却酸苦只能自咽。
——、敏才人收下,欣喜之外多了几分疑惑,自言皇帝莫非嫌弃自己瓜?遂让语冰收下入妆奁,又言过几日要去谢恩。
——、夏淑仪收下,觉得碧玺过黑不讨喜,又觉得葡萄似有暗示,有些不喜让人收了库。至傍晚未见帝至,又让人取了佩子挂在腰间,领着白菀去了龙乾宫,掌事少监王福告知夏淑仪此刻魏宝林在多有不便,夏淑仪觉得拂面,赏了一粒金瓜子给王少监,让其不要告诉皇帝自己来过,待回苑,作势要扔佩子,被白菀救下收了库。
——、苏淑妃收下,见是一个瓶子微愣,赏了碎银给送礼的宫人,选了一个显眼合适的位置摆放,回屋铺纸作画,画的是皇帝淑妃同执一只海棠往花瓶里头放,后让人将画作为回礼送往龙乾。
——、畅婕妤得知赏赐之事,心中不知所谓,遣人挑了拿得出手的东西送给同宫其他人,并邀请过几日于苑内小聚,想着在其位谋其职,不能闲着了。

【十三】释容华求见帝,入龙乾宫门而未得入殿,后帝旨:释容华曲氏,更号“㭉”,入夜,帝召㭉容华侍寝。
——、释容华想着往龙乾宫送自己搜集的晨露,帝得知释容华送礼,便有意让其殿外回答“何为君恩”,释容华答曰“雨露雷霆具是君恩,草木无知皆非本意。”,帝闻后,下旨更释容华曲氏的封号为“㭉”,释容华闻此旨意,暗忖君心难测,跪迎接旨后留下露水瓶,告知王少监用途,遂离。
——、㭉容华更了封号后,第一个去拜访了淑妃,赠送了自己搜集的百花晨露,淑妃含笑收下并回赠几匹布。

【十四】夏淑仪、敏才人龙乾宫请安,适逢帝考学皇嗣,待考学毕,帝留公主,后召贤妃、淑妃、昌昭仪议事,后帝旨:三公主瑾云,自即日起抚养于贤妃膝下;昌昭仪得帝恩典习理宫事,待三月后,与淑贤二人一并协理后宫。
——、期间,帝摆八座,分别左右各四,瑞安、明昭二人坐右一二,夏淑仪左一,敏才人右三,后淑妃至,夏淑仪让坐于左二,淑妃自是坐于左一,再贤妃、昌昭仪至,落座之人皆无动作。帝见之,让瑞安、明昭起身坐于夏淑仪下方,贤妃右一,昌昭仪右二。
——、帝因不满二公主在大庭广众下说年幼的三公主“笨”,会后留淑妃,两人关起门来谈教育问题,言辞中多有责怪之意,惹了淑妃不开心,回去后淑妃将之前送的摆在大厅的花瓶入了库。
——、夏淑仪因一月未被召寝而主动去龙乾宫刷脸,却遇上三公主择母之事,入夜后,得知魏宝林被召寝,自己精心打扮画作泡影,对此记恨在心。
——、㭉容华侍寝翌日,闻帝与诸妃议事,觉得自己不该参合便离了,出门没走多远遇到施才人与顾美人,闲聊分别后,施才人回去搬了一盆佩兰往冬至苑送,㭉容华心情不错,高兴收下,与之谈心促进友好。

【十四】阮宝林到顾美人处串门子闲话家常。

【十五】众妃例会,淑妃将分冰事宜交予昌昭仪,并指出畅婕妤抱恙章台无人打理之事,昌昭仪建议暂交贤淑代管,期间,夏淑仪不爽昌昭仪风头,暗讽其避而不见左右逢源贤淑二妃,两人虽怼了几句,却也知收敛没有闹大。

【十五】有宫女因妒忌后妃,借着近日后宫流行收集晨露,把巴豆磨成粉趁人不注意在御花园到处撒。

【十六】魏宝林造淑妃,对例会迟到一事认了错,淑妃好言好语,按例送了一只簪子,有意无意的说了龙乾宫吃食的问题,魏宝林表示自己厨艺不佳,不会学别人(贤妃)往龙乾送吃食。

【十六】柳宝林宫人肚痛疑自己中毒,柳宝林闻后大惊,慌忙跑去找宁安宫管事叶婕妤,这一幕被㭉容华看到了,岂料被送去喊大夫的宫人被㭉容华半路拦截,㭉容华不知作何想,不让宫人通知就直接进了叶婕妤的屋子,两人因此闹了不愉快,叶婕妤怼其多管闲事,㭉容华见自己不受欢迎便离去,后医正李济仁来看,原来是闹了中毒的乌龙:这宫人吃坏东西了!

【十六】夏淑仪正午传魏宝林,后魏宝林携一卷画轴归去。
详情:正午日头,夏淑仪有意传召魏宝林,并让其在白露苑院中顶着日头站了半个时辰,并在此间画了半幅牡丹图,后问其另外半幅如何构思,魏氏回答巧妙,夏淑仪觉得此人也算有心,但碍于近日来颇为得宠,便将半幅牡丹赠送并让之挂着,随时警醒今日乖乖女的表现。魏宝林携画归去,入夜得知顾美人侍寝,心头觉得委屈,让人将画收起来另做打算。

【十六】顾美人初寝。

【十六】施才人求见龙乾,被人道皇帝上朝不在,施才人心里嘀咕明明就是休沐,不见就不见何必被这宫人用了这样的借口,面上却是笑意谢别。

【十七】叶婕妤访卿容华。因两人的好姐妹畅淑仪穆氏去了章台宫,叶氏心里有气,找卿氏吐槽。

【十八】帝旨:赐夏淑仪牡丹园春色图;另,西进间走宫赐匾弄春堂,按魏宝林喜好布置,可留以魏宝林走宫用。
——、十七日夜,魏宝林侍寝,顺道将夏淑仪赠送自己半幅牡丹的事情告诉了帝,帝闻后,道其更衬海棠,便让人送了一幅海棠到季秋阁。翌日,安排了弄春堂一事,又赏赐了夏淑仪“牡丹园春色图”。
——、送画轴的宫人大张旗鼓的将牡丹园春色图送至白露苑,夏淑仪接画卷后兴高采烈打开,却看傻了眼,这哪里是什么牡丹图,明明就是芍药图,碍于面子,夏淑仪让人收入了库房,又因皇帝给魏宝林搞了一个弄春堂心里本来特别不爽,双重打击下,夏淑仪碎了心。
——、敏才人的家人给她捎来了一块龙涎香, 闻弄春堂一事,本只打算分给淑妃的又多分了一块给魏宝林。
——、顾美人因前日初寝,本打算把珍藏的酒挖出来吃,结果听闻弄春堂一事,全没了心思,又让人埋了回去。

【十九】夏淑仪开始长达四日往上林苑从日出呆到日暮,并搬了锅碗瓢盆搞野炊。

【十九】观音成道日,㭉容华往西林园藏经楼供奉蓝莲花。

【十九】顾美人与昌昭仪访永熙殿。
详情:顾美人御花园捡到一只幼猫,问昌昭仪宫里可否养猫,昌昭仪见猫后告知其是明昭公主养的,后两人一同往永熙殿交予淑妃。还猫后,昌昭仪请教淑妃关于畅婕妤、魏宝林分冰多少事宜,淑妃只道按制分,并多分贤妃,昌昭仪暗寸淑妃都如此心宽,自己何必心窄,后与顾美人归。

【二十】夜雨,帝驾路过御花园,遇雨中寻自己的淑妃,由心怜爱,遂伴驾而归。
——、昌昭仪夜里发现五福捧寿锦囊不见了,惊得冒雨去寻,在御花园偶遇帝驾,却只瞧见淑妃与皇帝相伴而去的背影,太监李全得见,询问帮助,昌昭仪好意推了,所幸最终寻得锦囊。只奈何淋了雨,夜里染了风寒,招来方院判治病,被把出微弱滑脉,因病着,外加事关龙嗣大意不得,纵然院判也不敢断言,只开了温和的方子,并尊了昌昭仪暂不外传的嘱咐。
——、因昌昭仪在乾元二年淑妃协办端午宴上流产,这事昌昭仪耿耿于怀,于今日又见淑妃做了拦路虎,劫了帝驾去,多少对淑妃心生怨念,更加对这个本该宽慰自己此时却跟别人缠绵的男人而不满,入宫几余载,看透了人情冷暖,只得权力方是保命之路。

【二十】顾美人去竹秋阁阮宝林处串门子,却瞧见阮宝林的吃食与自己不同,只得两菜一汤还全是素,几番宽慰后有意叫阮宝林去自己那儿吃饭,却被婉拒。

【二十一】昌昭仪好了大半,便叮嘱宫人如何对待少监王福、太监李全以及女官言海等人,对待前两位要尊而敬,对待曾经是怜才人宫女的言海,尊而不敬。后让姑姑顾墨琴往龙乾宫给李全送了礼,只说是二十夜的照拂赔礼,李全闻后笑脸收下。

【二十一】柳宝林顾美人御花园柳亭偶遇闲谈。

【二十三】夏淑仪大闹永华宫季秋阁,连阁门外的宫人都能听见里面传来乒乓作响的声音,待夏淑仪离去后,淑妃才匆忙赶来,并下令季秋阁众人禁止将屋内的状况外传,后一则帝旨传遍后宫:夏淑仪,禁足景阳宫思过,至夏尽;魏宝林抬才人位,赐封号“怜”。没多久,㭉容华被淑妃罚在永熙殿前朗诵宫规,没半个时辰,㭉容华就晕倒了,治醒后遣回。后宫中有流言揣测帝禁足夏淑仪之意,道是待夏淑仪重得出景阳宫门之事,她的好日子其实早已消磨完了。
——、夏淑仪上林苑反常的举动至二十三日结束,这天,夏淑仪红妆盛服至季秋阁,见季秋阁内并未挂着前几日所赠半幅牡丹后,怒气渐升,在得知墙壁上所挂海棠乃皇帝所赐后,矛盾得到激化,一脚便踹倒魏宝林,其宫人白菀姑姑怎么都拦不住,直到魏宝林被踹得缩成一团才好不容易拉开,如此这般夏淑仪依然气不过,还掀了桌子,摔了凳子,这才作罢离去。后淑妃赶来,看到季秋阁凌乱不堪的场景也傻了眼,一边让人传太医,一边又下令封锁消息,然后匆忙赶去龙乾宫禀告此事,帝闻后,一句“这就是他南宫家养的贵女?”可见来自天子的震怒,碍于南宫家在前朝的作用,只对夏淑仪下了禁足令,只是一个“夏尽”便也可以让夏淑仪嚼味了,迫于安慰,抬了魏宝林才人位,赐封号“怜”。
——、㭉容华御花园听闻夏淑仪禁足,魏宝林升才人并赐封号的事情,便赶着去季秋阁看热闹了,入内见敏才人也在,再看新晋的怜才人,居然卧床不起,不用想就知道夏淑仪肯定动手动脚了,寒暄几句,准备离开的时候刚好遇到淑妃折返,不料因为疏忽淑妃的问话被安了一个不敬之罪,罚到永熙殿顶着烈日朗宫规,淑妃这招杀鸡儆猴没使多久,㭉容华就晕了。

【二十三】淑妃传召叶婕妤,后叶婕妤领了两盘头面回宁安宫分给芮贵人、休宝林。(戏录)
详情:淑妃刚罚了㭉容华,就叫人喊来叶婕妤,叶婕妤听传,包了一盒香去见淑妃,入永熙殿看到㭉容华在罚跪,进去就拍了淑妃的马屁让她消火,见淑妃点着芮贵人与休宝林说这两安分守己才是好榜样,就顺着淑妃的话讨要了赏赐给这两人。

【二十三】孟春阁顾美人宫人彤管往御膳房打听近日来不得宠宫妃用膳被克扣一事,借顾美人开销大想加菜为缘由询问,得知“每日增加一道素菜一百文,荤菜两百文”后大惊,赶紧回了去告知顾美人。

【二十四】施才人被召侍寝。

【二十四】夏淑仪被禁足景阳宫一事被其母江淑芬知晓,江夫人关心则乱,待其丈夫南宫弘下班后,责令其想办法挽救夏淑仪。

【二十五】大将军南宫弘朝会后面圣,直言教女无方,另求责罚,帝未怪罪,只委婉告之若不责罚难慰魏氏一门,若夏淑仪知错能改帝宠不减,南宫弘虽心疼女儿,却也知道夏淑仪秉性乖张,若能借此教育一番也未尝不可,遂建议帝关个三五个月,不然难悔,后求请夫人江淑芬入宫探亲,帝允。

【二十六】敏才人龙乾宫外求见,女官言海出来告诉对方皇帝心情最近不太好不适合求见,敏才人便留了一个香囊让言海交给皇帝。

【二十七】祥云宫“兰柳萩”的柳阁走水,火光冲天,㭉容华第一个赶到现场,并协助銮卫指挥内侍灭火,后贤淑二妃至,众心协力下扑灭大火,柳阁烧得只剩房柱,后从废墟中抬出四具尸体,经辨认,分别是兰阁秀女班婳、兰阁宫女王月、柳阁宫女海草、竹秋阁宝林阮秋实,幸柳阁秀女王想容毫发无损,问其起火缘由,却是一问三不知。后帝至,见现场摸样震怒,下令让刑部彻查,留贤淑二妃处理后事,携㭉容华离去。
——、祥云宫兰阁的班秀女隔壁柳阁王秀女处串门子,班秀女对未来有些悲观,王秀女闻后突发奇想,不如赌一把命运,便与班秀女一起找来花油洒在床上,并点燃,试图通过走水引起龙乾宫那边的注意,没料到两人却玩大了,火势烧到两人无法预料的地步,王秀女却警告班秀女勿声张,不然前功尽弃。两人眼看着火烧到天上,班秀女慌乱了想逃走,不料落下房梁将其拦住,王秀女见罢自己一个人跑了出去求救,后班秀女被烧死,王秀女却毫发无损。
——、瑞福宫季秋阁阮宝林,因最近被克扣饮食一事心情不佳,独自一人跑到册封前住的萩阁呆着,这一呆就睡过了头,后被隔壁柳阁的大火惊醒,听到火场内传来呼救,一股脑子跑进去救人,葬身火海。
——、刑部令史太史寒玉半夜三更被人叫醒让去勘察祥云宫走水案,因是女子,又是皇亲,出入宫闱最是方便,故此后宫有什么“悬疑”通常都叫她去处理了,后与刑部司空茗一起勘察发现各种端倪,认为这是人为纵火。

【二十八】祥云宫走水一案在祥瑞殿开审,刑部判定乃王秀女自己纵火,王氏喊冤无果。帝闻刑部所判,刺死王氏,追封宝林阮氏为才人,本家赐金帛安抚。翌日,王氏喝下赐酒疯掉,在祥云宫乱跑喊冤,因辱骂帝王,被羽林卫宋旅正所杀。(戏录)

【二十八】昌昭仪怒罚竹秋阁宫人。
详情:昌昭仪听闻竹秋阁的阮宝林竟然死在了祥云宫火场,震怒之下罚跪竹秋阁上下,得知顾美人与阮宝林平日里交好,遂传召顾美人问话,试图了解阮宝林为何会死在祥云宫,顾美人觉得应该把近日来打听到内务局联合御膳房克扣一事告知对方,又觉得用嘴说不安全,回去后书信一封将此事阐述了个明明白白,并发表个解认为阮宝林之死是因克扣一事心情不佳才去祥云宫导致的。

【二十九】敏才人多次造访季秋阁被拒,后有谣言称敏才人怜才人闹不和。
——、敏才人召怜才人宫女田心,见怜才人得罪夏淑仪,试图收买田心让其良禽择木而栖,田心未允,回去后禀主其事,怜才人得知后将敏才人所赠之物悉数退还。收到退礼的敏才人携礼二访怜才人均被拒之阁门外,后敏才人索性久站造大声势,引来了众人纷纷侧目。后有谣传传两人不和,敏才人因得罪怜才人被拒不相见。
——、敏才人心情不佳摔坏了一套茶具,宫人去内务领新的,主事赵川得知十分不高兴,扬言“她敏才人是个什么人物,月俸七两也敢摔曲水永清官窑的白瓷茶套?”,因原厂瓷器各宫备份有限,让人给敏才人换了普通的茶具,并扣了敏才人的月例二两。

【二十九】㭉容华藏经楼遇顾美人、施才人,顾美人因心系阮宝林祥云宫走水遇害一事对㭉容华这个历经现场之人小心询问,只得到“世事无常只是看客”这样的回答,同时对她发表“刀俎鱼肉”的言论感到生冷,待㭉容华走后,顾美人留下继续为阮宝林祈福,施才人见罢作陪。

国师 发表于 2018-12-29 14:03:25

【乾元七年七月份】
【初一】例会后,敏才人去见淑妃,淑妃见她频繁造事不安分头疼的紧,就罚了跪,敏才人被罚后虽然道了错,却也不甘心,只说不明白怜才人为何突然发难自己,满脸委屈。(戏录)

【初一】昌昭仪对顾美人之前手书道后宫克扣一事做出了回应,只让其勿动,保护好自己,免得惹祸上身,此事另有打算。顾美人闻后,对昌昭仪的关怀心存感动。(戏录)

【十五】中元节,昌昭仪邀顾美人碧水池放荷花灯,路遇㭉容华,归去后又邀卿容华小聚。(戏录)
详情:昌昭仪与顾美人感情日渐好,去给自己早产子放花灯也要拉着顾美人一起,还打叫了卿容华来惊蛰苑小聚给熟络感情,小聚的过程中,昌昭仪说话让卿容华会错了意,使得卿心里不舒服,然后卿又不知道昌怀了孕,劝了酒,又让昌心里不舒服,这下子两人都不舒服没怎么尽兴便散了,顾美人在一旁打圆场整个人满屏尴尬。

【十六】昌昭仪访龙乾宫。(戏录)
详情:昌昭仪整理了一段时间的《河防通议》弄好了,赶紧就去龙乾宫刷脸做贡献,然后借着这个契机,说了今日来的目的,内务府克扣一事,皇帝一听,脸色就不好了,本来这事吧没人拿出来,他就当没看见,这下好了,有人专门拿出来提,也不能装作看不见了,应下后,夸奖了几句能干,安慰了几句辛苦。

【十六】怜才人请传太医秦寿,后淑妃、皇帝相继而至,日落前,怜才人小产一事传遍后宫。(戏录)
详情:怜才人身子绞痛,叫来秦太医给看,这一看不得了,小产,然后通知了淑妃,淑妃又通知了皇帝,皇帝闻之前去看怜才人,奈何对谋害皇嗣这件事夏淑仪不知者无罪,不好判什么的,皇帝看怜才人可怜巴巴的,许诺关夏淑仪久一点。

【十七】昌昭仪访宸容殿。(戏录)
详情:昌昭仪昨天得了皇帝的准话,今日借着分冰一事提点贤妃宫人怠慢妃嫔之事,然两人三观不一致,产生了分析,昌觉得肃清好,贤妃觉得要拿捏得当,后各自给了台阶给对方,也不至于为此闹得太难看。

【十七】卿容华访叶婕妤。(戏录)
详情:卿容华闻怜才人小产一事后,心里有事,就去找叶婕妤吐槽,大概的内容就是勾起了自己东游小产不好的回忆求安慰,叶婕妤看卿容华这么消极,就用爱神之力安抚对方重振活力。

【十八】帝设宴召贤妃、淑妃、内务总管朱禄,后帝旨,内务总管朱禄罚俸半年、贤淑失察罚俸一月,戴罪立功查内府公账,并缩减后宫用度,肃节俭风气。(戏录)
详情:因昌昭仪把克扣的事情捅了出来,皇帝请贤妃淑妃过来问话,淑妃说是我失察,不知道内府这么大胆,贤妃说事出有因,需要了解因果,皇帝间二人打哈哈,就喊来朱禄问清楚,朱禄说克扣都是他干的,有什么事冲他来,并且阐述了克扣的合理性,皇帝听了火冒三丈让朱禄滚出殿外想明白再进来说人话,朱禄见势服软,坦言自己看不惯浪费,并强烈要求正式缩减后宫用度,贤淑顺势给了台阶,皇帝便安安稳稳踩了下来。
事后,朱禄让人去打听是谁捅的篓子,查到了几个人,后锁定了是昌昭仪。

【十九】贤妃、淑妃、朱总管查账一整日,后传出账目并无问题的结果。(戏录)
详情:三人查了一整天的账,因账目太多,一天没查完就散会了,本相约第二天继续,结果淑妃当晚熬夜将账目查完了,果然发现端倪,许多细节地方对不上号,好在并不算严重,自己负担得起,就掏腰包给补全了,天明将账薄与缩减方案一并送去了龙乾宫过审。

【十九】敏才人访顾美人。(戏录)
详情:敏才人携礼本欲访昌昭仪,碍于昌昭仪协理后事务繁忙,又思量顾美人与昌昭仪走得近,故而转了弯去了顾美人处。交谈中,因敏才人满嘴都是昌昭仪惹了顾美人的不悦,敏才人也机警的挽回了一点尴尬的气氛,顾美人心不在焉,后没谈几句便散了。

【二十】顾美人访昌昭仪。(戏录)
详情:自从敏才人昨日一别,顾美人对敏才人所言的那些有关昌昭仪的话有些打怵,第二天便屁颠颠的跑去告诉了昌昭仪,昌昭仪听了也有些懵,搞不懂为什么她敏才人在永华宫的所作所为,需要她这个瑞福宫的昌昭仪来原谅,两人猜不透敏才人的小心思,也没什么话要代转的,就议了送什么颜色的络子给敏才人作为礼尚往来的回礼。

【二十四】顾美人送东西往霜月阁敏才人处,后敏才人访顾美人,又与顾美人一起去了昌昭仪处。(戏录)
顾美人画了一幅画送给敏才人,敏才人因在淑妃那儿受了委屈,看到后礼物觉得自己被人惦记了有些感动,就跑去找顾美人吐露心声,顾美人有意带敏才人去昌昭仪那儿搞传销。

【二十七】太史寒玉御花园遇帝,求来比武招亲的旨意。(戏录)

国师 发表于 2019-4-12 02:14:06

【乾元七年八月份】
【初一】呈祥殿例会日常小聚。

【初三】朝廷派官员去各地治水,后水患逐平,吏部侍郎燕孤行有意考察定北县丞夏晴玥。(戏录)

【初四】畅婕妤病逝,帝追封淑仪,以淑仪礼葬。
——、夏淑仪闻讯,感慨万千,得知卿千瑶还在宫里,就跑去告知她这个事,并告诉畅婕妤之所以病重是吃了贤妃的东西造成的,迁宫也是贤妃变了卦,卿闻后大惊,火速赶往章台宫。(戏录)
——、卿容华、㭉容华、叶婕妤闻之不约而同而来,三人在章台宫发生矛盾,后因淑妃传召㭉容华,以㭉容华扬长而去宣告这场争执的结束,㭉容华与叶婕妤、卿容华关系更僵。(戏录)
——、顾美人闻讯,虽然感慨万千,也没想着明儿要去看看,只吩咐了宫女明日替她去趟章台送人。

【十二】顾美人被诊有孕。(戏录)

【十二】施才人拜访贤妃。(戏录)
详情:施才人因迁宫一事拜访贤妃,阐明自己想去景阳宫,贤妃允了。

【十三】昌昭仪访顾美人,夜前,瑞福传出双喜,昌昭仪、顾美人有孕一事传遍后宫。(戏录)
详情:昌昭仪闻顾美人有孕,欢喜呀,巴巴就去探人送礼,两人都有孕,感情又好,真是后宫姐妹花。等昌回去后,觉得自己月份大了瞒不住了,就让帝不要瞒了,就把这事儿往龙乾宫传了话,对外界说瑞福双喜,帝也欢喜,后阖宫皆知。
——、夏淑仪闻后,高兴不起来,又觉得最近老多孕妇,前几年都没有,暗想这可能都是洛贵妃的手段造成的。

【十五】六宫例会,两宫主理决定关闭章台宫,江才人迁回原来的瑞福宫、施才人迁至景阳宫。

【十五】中秋节,因畅淑仪穆承韵刚去不久,宫内停办中秋宴,只让御膳房往各宫送去了月饼过节。
——、昌昭仪、顾美人恩恩爱爱过中秋。(戏录)

【十六】昌昭仪御花园偶遇卿容华(戏录)
详情:卿容华因穆承韵病逝一事心情一直都不太好,昌昭仪见了宽慰了几句。

【十七】顾美人访施才人。(戏录)
详情:顾美人从娘家带来的首饰漏了部件,就去找施才人修补,两人拉话家常,增进友谊。

【十八】卿容华青石桥遇帝。(戏录)
详情:天气热,帝夜晚出来纳凉散步,在青石桥遇到看残花莲蓬的卿容华,两人闲聊了几句后各自回去了。

【二十】顾美人菊园写生,叶婕妤围观。(戏录)
详情:顾美人心情不错,跑去菊园画画,叶婕妤见了,夸赞了两句,但是双方没说两句顾美人就走了,搞得叶婕妤很懵,以为自己不讨喜,然后让人往顾美人那儿送了一刀纸,顾美人画了张簪花仕女图作为回礼。

【二十三】夏淑仪禁足期间被召寝龙乾宫,之后有传闻称要解禁了。(戏录)

国师 发表于 2019-4-12 15:35:48

【乾元七年九月份】
【初一】呈祥殿例会日常小聚。

【初四】顾美人、叶婕妤雀羽亭偶遇,相谈甚欢。(戏录)
详情:两人不约而同去了百鸟园看孔雀,然后在雀羽亭休息唠嗑闲话,末了叶婕妤收集了一些孔雀毛打算做扇子,承诺做好了东西送给你一个。

【初六】叶婕妤访卿容华。两人日常互动,闲聊最近顾美人有孕一事。(戏录)

【初九】沈长风重阳节野外插茱萸顺道给故人扫扫墓,然后遇到了同样郊游的燕孤行,沈长风不喜欢对方,看不惯怼了对方几句。(戏录)

【十一】令史夏晴玥崔红馆遇醉酒驸马。(戏录)
详情:夏晴玥从定北县升职到户部,住在天香客栈,然后跑去帝都知名的花街柳巷长见识,在崔红馆遇到了醉酒的帅哥,搭讪聊得挺愉快的。

【十五】呈祥殿例会日常小聚。

【十六】昌昭仪祥云宫遇秀女蔺氏。(戏录)
详情:祥云宫走水案后续修缮基本完工,昌昭仪跑去祥云宫兰柳萩看成果,在门口遇到了蔺秀女,蔺趁机刷了好感度。

【二十】吏部尚书收到侍郎燕孤行来信,心中大意总结了玄封郡治水一事,玄州知州刘某因贪污受贿被革职查办。

【二十一】龙乾宫放出风声,皇帝想吃花糕,后顾美人遣人来请圣驾往孟春阁,帝应邀前去,后叶婕妤也登门孟春阁,未多久便离去。(戏录)帝在孟春阁用过膳罢,离开后去了惊蛰苑。(戏录)后谕昌昭仪孕期不宜操劳,暂撤学习习理,并旨内府局将北扶所送之珍稀皮毛往司制房制成三顶卧兔儿,分别赐予昌昭仪、叶婕妤、顾美人。入夜,帝召寝叶婕妤。
详情:帝想吃花糕,让李全去放消息,顾美人听闻,赶紧就备下了一堆花糕,把人给请到了自己那儿,闲话之时嘴了一句昌昭仪辛苦,帝记在心里觉得该让昌昭仪好好休养。适逢叶婕妤给顾美人送雀扇,皇帝说叶婕妤的雀扇不如龙乾宫的好,叶婕妤顺着话就讨了御品做卧兔儿。在顾美人处吃饱喝足后,皇帝去了昌昭仪那儿,谈了谈暂撤习理的事,惹得昌昭仪心里难受,自出落雁后,昌十分看重权力,莫名被撤习理觉得自己是不是被人摆了一道。

【二十二】宫女王露宫道上冲撞了蔺秀女。(戏录)
详情:二等宫女王露天看不惯宫里的贵人们,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好欺负的便守株待兔去折腾人家,所幸蔺秀女也不想惹事,对王露的冲撞选择化了。回去后,蔺秀女因对桂花过敏而起了疹子。

【二十八】蔺秀女东梨园爬树摘梨,帝路过。(戏录)
详情:蔺秀女嘴馋了,看到东梨园树上挂着的梨手痒痒,就爬上去摘梨,结果上的去下不来,恰好皇帝经过,看到树上有“猴”,觉得此人太蠢,应该晾晾,拍拍屁股就走了,但是也有意提醒李全去处理这只笨猴。

【二十九】贤妃召秀女蔺氏,罚抄百卷《女则》《女戒》。(戏录)
详情:贤妃听说秀女在东梨园爬树下不来,最后还是被御前的李全公公给救下来的,然后就喊来蔺秀女,说叨了几句注意仪表之类,后让对方抄《女则》《女戒》百卷。

【三十】帝访祥云宫榆阁,翌日,秀女蔺氏封宝林,迁宸仪宫子月阁。(戏录)
详情:皇帝听说东梨园偶遇的猴子蔺氏病了,就跑过去看望。

【三十】侍郎燕孤行抵京,对临调去各处治水的官员进行了人事调动,其中定北县丞夏晴玥被调往户部任令史。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齐乐◇剧情』—— 乾元七年(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