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 发表于 2018-6-25 22:51:26

『齐乐◇剧情』—— 妃史主线

本帖只用于记录重要且影响后宫妃嫔剧情走向的公共大剧情,简称妃史主线。

详细版本的全年大杂烩剧情合集,请到相关年份记录的剧情帖去阅览。

国师 发表于 2020-2-22 18:23:43

和洲2279年

年号:乾元(乾元九年)
皇帝:太史烺

【一月】
十五:秀女陈氏晋宝林

十七:司徒贤妃旨:宝林陈氏迁宁安宫寅月阁

国师 发表于 2019-9-1 20:39:43

和洲2278年

年号:乾元(乾元八年)
皇帝:太史烺

【一月】
初三:淑妃旨:后宫妃嫔无事召,不得擅往龙乾宫。

十四:四公主满月宴,帝赐名“太史瑾宜”。

十九:瑞安公主十五及笄礼在呈祥殿举行,皇帝为主人、上将军燕霁为正宾,容华以上皆为观礼者。

【二月】
初九:帝州三年一度会试开始,帝临帝州贡院巡查。

二十五:花朝祭祀东梨园举行,主祭:曲婕妤、芮贵人、薛美人。

二十六:昌昭仪诞下死胎(男),至此闭门静养。

二十七:林美人被帝责罚抄地藏菩萨本愿经百遍。

【三月】
初八:温奚长公主生辰宴龙乾宫操办。

初十:顾贵人诞下五公主。

十二:帝旨:顾氏诞嗣有功,晋容华,择吉日晋封,另赐相月阁金银布帛珠宝,上下多发半年份例。

【四月】
初十:大慈寺百僧应召入宫作法祈福,贤妃携顾容华、㭉婕妤迎接。五公主满月,帝赐名瑾和,并指顾贵人迁入夏至苑。

【五月】
帝旨:㭉婕妤曲氏更封号为“令禧”,赏《八十八佛大忏悔文》

【六月】
初六:皇帝万寿节,宫中大办。

初七:两宫旨(司徒贤妃、苏淑妃):宁安宫管事权由令禧婕妤接管。

初八:帝旨:贵人芮氏、容华顾氏跟随苏淑妃学习协理,令禧婕妤曲氏、才人蔺氏跟随司徒贤妃学习协理。

初九:大慈寺百僧离宫。

六月二十八:苏淑妃请旨往国刹保国寺为国祈福。

六月二十九:昌昭仪请旨往国刹保国寺为国祈福。

六月三十:众妃于白虎门前送行苏淑妃、昌昭仪一行人,临走前,苏淑妃晋芮贵人为婕妤,让其代管永华宫、协助司徒贤妃打理后宫事宜。

【七月】
初八:芮婕妤迁永华宫小雪苑(原:宁安宫仲吕阁)。

十四:高宝林晋才人,迁宁安宫仲吕阁(原:景阳宫辰月阁)。

十五:源庄妃自发为国作祈福,食素三月。

十六:司徒贤妃口谕:着芮婕妤查办宁安宫流言,并由令禧婕妤与芮婕妤统筹办理六宫中秋新衣。

【八月】
(有一个没戏完的流言剧情)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十八:贤妃司徒氏有孕

二十:令禧婕妤曲氏有孕

三十:年底大封:苏氏晋贵妃、白氏晋婕妤、卿氏晋婕妤、顾氏晋婕妤、林氏晋贵人、柳氏晋美人。

国师 发表于 2018-7-9 00:27:09

和洲2277年

年号:乾元(乾元七年)
皇帝:太史烺

【二月】
新秀入宫,殿选:白氏、顾氏册美人,江氏、谢氏、施氏册才人,魏氏、柳氏、姚氏、阮氏册宝林。

【三月】
释昭仪曲氏于御花园触怒皇帝,帝旨:释昭仪自居昭仪之位,常思奉君无功,理事无能,恬为昭仪,实惶恐万分,以致夜不能眠,食不知味,朕感其心,怜其意,特旨降三级,居处不动,望其明朕忧怜,珍之念之。

【四月】
初一例会,因叶婕妤、释容华争相请旨去章台,苏淑妃索性关闭章台宫,现居章台等人搬至别宫。

小满未雨,苏淑妃着僧人于后土殿焚宝林姚氏所抄请雨经百份,大雨倾盆而至,阵雨连下三天。

叶婕妤与姚宝林起争执闹不和。

白美人被诊有孕,晋贵人。

【五月】
端午宴,姚宝林获头筹,晋才人。

中旬,开始连续下雨,各地频发洪涝,帝忙于政事,无暇后宫。

夏淑仪将姚才人雨天扔出白露苑,两人闹不和,后有传言连续半月有余的大雨乃姚才人之前请雨所致。

贤妃欲重开章台,有意让叶婕妤代掌。

月末帝旨:妍昭仪更封号为“昌”,畅容华晋婕妤,代掌章台。

【六月】
贤妃送膳帝,帝将其赐予畅婕妤,畅婕妤食后吐血倒地,阖宫震惊,后查明乃婕妤脾胃不适所致,虚惊一场。

姚才人宫婢言海被帝相中擢封正六品女官,御前伺候,姚氏御下有方,赐号“敏”。

释容华更封号“㭉”,入宫三年,终侍寝。

帝召诸妃议事,后帝旨:三公主瑾云,自即日起抚养于贤妃膝下;昌昭仪得帝恩典习理宫事,待三月后协理后宫。

帝将西偏殿赐扁弄春堂,吩咐按魏宝林喜好布置。

夏淑仪大闹永华宫季秋阁,掀桌子摔凳子,并魏宝林踹伤,帝旨:夏淑仪,禁足景阳宫思过,至夏尽;宝林魏氏,晋才人,赐封号“怜”。

夏淑仪闹季秋阁不久,淑妃永熙殿当众罚㭉容华长跪,烈日下,㭉容华晕。

下旬,祥云宫兰柳萩的柳阁走水,烧死了秀女班氏、宝林阮氏、未入流宫女两名,让人称奇的是柳阁主人秀女王氏却毫发未损,问其起火缘由一问三不知,帝下令让刑部彻查。刑部判定乃王氏自己纵火,王氏喊冤无果。帝闻刑部所判,刺死王氏,追封宝林阮氏为才人,本家赐金帛安抚。王氏喝下赐酒疯掉,在祥云宫乱跑喊冤,因辱骂帝王,被羽林卫宋旅正所杀。

【七月】
中旬,怜才人有孕一月,但因身体虚弱而小产。

帝设宴召贤妃、淑妃、内务总管朱禄,后帝旨,内务总管朱禄罚俸半年、贤淑失察罚俸一月,戴罪立功查内府公账,并缩减后宫用度,肃节俭风气。

【八月】
初四,畅婕妤穆承韵病逝,帝追封淑仪,以淑仪礼葬。卿容华、㭉容华、叶婕妤闻死讯赶来,三人闹不和。

中旬,瑞福宫双喜,顾美人、昌昭仪传出有孕。

【九月】
中旬,龙乾宫放出风声,皇帝想吃花糕,不过半日便让人请到了瑞福宫,出瑞福后,帝谕昌昭仪孕期不宜操劳,暂撤学习习理,并旨内府局将北扶所送之珍稀皮毛往司制房制成三顶卧兔儿,分别赐予昌昭仪、叶婕妤、顾美人。入夜,帝召寝叶婕妤。

月末,秀女蔺氏册封宝林,迁宸仪宫。

【十月】
十五,明昭公主生辰,淑妃在鸾鸣宫宴请后宫。

二十六,源淑仪生辰,帝前往落雁宫看望,后旨,赦源氏之罪,出落雁,入景阳宫景文殿。

【十一月】
初三,夏淑仪上房瞎闹腾,帝解其禁足令。

初十,秀女薛氏册封宝林,迁宁安宫。

【十二月】
十二,贤淑二妃旨,因昌昭仪月份渐大,为减少负担,让同为孕妇的顾美人从瑞福宫迁至永华宫。

十四,白贵人诞下四公主,帝喜,赐白贵人“祺”字封号。

十六,淑妃掌事宫女行举无端,帝罚其入掖庭学礼。

月底,年三十,鸾鸣宫设宴,嫡系皇亲、皇嗣、后妃、秀女皆为一聚,众人献艺贺岁新年,宴末,太监王福宣帝旨:兹有淑仪源氏册为庄妃,婕妤叶氏册为淑仪,㭉容华册为婕妤,祺贵人白氏册为容华,美人顾氏晋为贵人,宝林薛氏晋为美人,宝林蔺氏,柳氏晋为才人,秀女高氏晋为宝林,择吉日举礼,其余各宫赏赐尽数如旧。

国师 发表于 2018-7-9 00:26:31

和洲2276年

年号:乾元(乾元六年)
皇帝:太史烺

【二月】
贵妃洛芸熙确诊有孕三个月。

【八月】
贵妃洛芸熙突发肚疼,早产一女婴,但因难产导致大出血,洛贵妃薨。
待戏梗:在收拾产房物品时,太医甲在床脚不起眼的角落发现可疑粉末,后取回查证,竟然是金鸡纳树粉。
剧情结局:
沐太医被处死,并且死了其他一大批人,都是这个势力在宫里的人。
芍昭仪、醇容华与沐太医来往过密受牵连,叶氏降婕妤褫夺封号、卿氏降容华褫夺封号。
妍昭仪出冷宫。贤妃、淑妃共理后宫。

国师 发表于 2018-7-9 00:26:21

和洲2275年

年号:乾元(乾元五年)
皇帝:太史烺

【一月】
秀女南宫雪受宠,晋美人。

美人南宫雪与才人穆承韵闹不和。
(暗情:南宫雪晋美人后,端着一碗尿,美名“言和汤”,去找穆才人谈和,穆才人岂敢喝,后被受攉掌,其宫女言紫霜被打成内伤。)

【二月】
美人叶堇妖受宠,获封号“芍”,晋婕妤。

美人南宫雪与芍婕妤叶堇妖闹矛盾。
剧情:秀女沈氏以为南宫美人打死了她的宫人,后南宫美人得知那是芍婕妤下的杖刑令,就以送芍药衣服为由去芍婕妤处讨说法,言词之下两人起争执,闹了矛盾。

贤妃旨:姑姑白菀引导无方,收押掖庭,施杖刑三十。
剧情:南宫美人去芍婕妤处闹了后,穆才人找芍婕妤倾诉南宫美人威胁自己,芍婕妤遂去贤妃处告状,要求整治南宫美人,贤妃遂下了旨,以惩罚南宫美人的宫人白菀为警告,让其收敛。

【三月】
芍婕妤与曲昭仪闹矛盾。
剧情:才人穆承韵为了讨好芍婕妤,让宫女言紫霜端乌鸡汤送往立秋苑,不料这宫女做事冒失,撞上了正在赏梅花的曲昭仪,泼了曲昭仪一身,烫伤了曲昭仪的手臂,曲昭仪大怒,她得知汤送往立秋苑,随即领着言紫霜去立秋苑讨说法。芍婕妤与曲昭仪往日来本就不对付,如今闹这出,两人唇枪舌战越演越烈谁也不甘示弱,曲昭仪辱骂芍婕妤,叶氏震怒又委屈,气的直哭,带着言紫霜去找皇帝讨说法,各种添油加醋一番,皇帝见状,让人把言紫霜打了五十板子,至于如何处理这件事,认为还需要详情了解双方说辞,便好言安慰让芍婕妤回去养伤。

【十二月】
年末封赏,芍婕妤晋昭仪;醇容华晋淑仪;南宫美人晋淑仪,封号“夏”;才人穆承韵晋容华、封号“畅”。
(五年背后的那些事儿:
一:南宫雪与穆承韵纠纷。




国师 发表于 2018-7-8 22:38:26

和洲2274年

年号:乾元(乾元四年)
皇帝:太史烺

【一月】
新秀入宫

秀女南宫氏与才人穆氏起争执。

【二月】
新秀殿选,曲氏封昭仪、叶氏封美人、芮氏封贵人。

【三月】
温奚公主与怀远将军即墨坤大婚。

【八月】
绥亲王太史弘逼宫谋反,后被诛杀,全府处死,侧妃即墨琛苍侥幸逃离,列为通缉逃犯。为避免祸事,即墨琛苍被即墨氏族除族。

源庄妃因涉绥亲王谋反,降为淑仪,落雁宫圈禁,其子嗣逢年过节才可前往探望。

【九月】
司徒婕妤晋贤妃,与苏淑妃一起协助洛贵妃管理后宫,是以司徒、苏为协理,洛为主理。

卿容华得封号“醇”。

(四年背后的那些事儿:
一、曲氏当殿封昭仪。曲灵灵是何人,殿选就能封为昭仪,新秀们满腹不解,老人们却是一看便知,这曲灵灵,长了一张极像已故瑗德妃的脸。选秀殿上,连皇帝看到她时都当场失了态,脱口而出“玉儿——”,回过神来后,便指着曲氏道“你有缘,昭仪罢” 。
二、绥王谋反,庄妃禁足。绥亲王的谋反并不在皇帝的意料之外,他的野心先帝在世时就有所展露。可惜,因命中注定不是主角,并没有来得及掀起什么浪头就已被镇压。于其说是谋反,不如说是启炎在等这个机会将他的势力彻底抹去。庄妃牵扯进来之暗情待整理。)

国师 发表于 2018-7-8 22:37:54

和洲2273年

年号:乾元(乾元三年)
皇帝:太史烺

【二月】
温奚公主三年守孝结束归来,帝加封温奚长公主。

【四月】
秀女穆承韵侍君,封才人。

【九月】
帝携众妃东下游玩,期间才人卿氏有孕。

【十一月】
东游队伍于丰湖停留期间,在船上遇刺,慌乱之中,燕淑仪为帝挡剑受伤,掉出船外,落水失踪。卿才人慌乱中不慎落水,虽被救起,却不幸小产。随后刺客被悉数剿灭,被抓刺客一律服毒自杀,未留活口。帝震怒,下令彻查,在妍昭仪房中查获来历不明的信件,妍昭仪喊冤,帝未再深究,只下令速回帝州。

【十二月】
月初,帝返皇宫,追封燕氏为贵妃,谥号“安”。才人卿氏晋容华。东游一案止于妍昭仪,帝旨:因妍昭仪涉嫌东游一案,于落雁宫圈禁等候听查。

绥亲王太史弘与王妃即墨妃箬感情破裂,和离。

(三年背后的那些事儿:
一、东游遇刺。东游一事传出,举朝上下的各种势力都被查了个变却一无所获。是什么势力这么厉害,只有最亲近的人。宫中燕淑仪无宠多年,为了改变现状寻思了这个救驾的戏码,托大将军燕霁寻人假意刺君做戏,自己跳出来挡刀。未料计划泄露让他人知晓,被人将计就计假戏真做,燕淑仪重伤落水,不知所踪。事已至此,为了不牵扯到自己,燕将军只得飞快的抹去所有线索。嫁祸给妍昭仪的一笔只是顺带。)

国师 发表于 2018-7-8 22:37:40

和洲2272年

年号:乾元(乾元二年)
皇帝:太史烺

【二月】
才人顾槿萱有孕,晋容华,赐封号“妍”。

【三月】
三月八,广州正宁县突发大地震,帝州受到波及。当日,帝与瑗昭仪一前一后漫步檐下,岂料突然地动山摇,瑗昭仪见有瓦从屋檐落下,奋步上前将帝推开,却不幸被砸中脸部,其后虽及时救治,依旧留下疤痕。

【四月】
瑗昭仪毁容后不堪众人异样眼光,精神越发憔悴,最后割脉自尽。帝恸,追封德妃。

【五月】
庄淑二妃办端午宴,岂料宴上妍容华顾槿萱小产,帝晋妍容华昭仪以示安抚,庄妃淑妃办宴无力罚俸一月,并令刑部彻查。后查出宴会所用西瓜被人用银针灌入吞云鱼粉,并在源庄妃宫人,掌事姑姑白溪房中搜出一包吞云鱼粉,帝将白溪赐死以结此案。

源庄妃、苏淑妃被撤主理,由洛贵妃代掌。

【六月】
太乐府正六品阳春白雪司徒氏侍君,封正四品婕妤。

(二年背后的那些事儿:
一、妍昭仪小产。妍昭仪小产之事虽止步于姑姑白溪,但明眼人都清楚其后必有主谋,白溪是庄妃的宫人,主谋会是庄妃吗?事实上致使妍昭仪小产乃燕淑仪的手笔,嫁祸给庄妃,皇帝虽然在庄妃宫人处搜出罪证,却不信庄妃的心性是能想出此种毒计之人,但又查无所获,只好到此终结,留待日后再查。
二、昭仪之死,司徒氏入宫。瑗昭仪死后,皇帝虽然面上不显,心中还是很难过的。后妃自杀是大罪,碍于礼法无法大肆追封,只能暗搓搓的去太乐府听曲抒怀,司徒氏身为太乐府首席乐师阳春白雪,一手妙曲为皇帝排解烦闷不在话下。司徒氏貌美非常,皇帝听着看着就蠢蠢欲动,终于借着醉酒拿下了佳人。司徒氏一直以来就不缺追求者,其中以绥亲王最出名,绥亲王爱慕司徒氏多年无果,一朝竟被皇帝摘走,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国师 发表于 2018-7-7 13:58:48

和洲2271年

年号:乾元(乾元一年)
皇帝:太史烺

【一月】
新年,帝改年号乾元,收到北扶国使节贺书,北扶愿以皇后嫡出公主洛芸熙和亲齐国,以示结盟诚意。

苏淑妃问帝花朝选秀之事,帝顾虑先帝丧期未满一年,故延迟到清明节后。

【三月】
清明节后,新秀入宫。殿选:君氏封才人、柳氏封才人、顾氏封才人、卿氏封才人。

【四月】
北扶国公主洛芸熙和亲大队到达帝都,帝紫銮殿接迎,并册封洛芸熙为贵妃。因北扶嫡亲公主未能封后,北扶使节表示不满,闵长书朝堂之上以三寸之舌说服北扶使节,因闵长书出色的外交本领,擢其为礼部尚书。

【五月】
端午,瑗昭仪当众宣布有孕,帝大喜。

【六月】
瑗昭仪小产,帝怒,后查出乃才人柳氏指使医正林氏下药所致,柳才人当庭认罪,自言为洛贵妃指使,贵妃震怒,而后帝赐死柳才人、林医正。

【八月】
才人君玉与瑗昭仪罗玉交好,拜姐妹,帝得知,戏称其为大小玉儿,赐君才人封号“珏”,晋美人。

【十月】
珏美人谋害瑗昭仪未果,入落雁宫。

(元年背后的那些事儿:
一、洛贵妃进宫。同样是和亲公主,源庄妃还是原配夫人,怎么一个封了贵妃,一个却屈居之下?皆因北扶是国力不弱于齐朝的大国,两国又接壤,邦交乃重中之重。扶桑却只是东边远处的一方小岛,说到底还是靠爹行的稳。
二、瑗昭仪小产。柳才人认罪后却说洛贵妃才是幕后黑手,虽然被皇帝斥责摆明了不予取信,但宫中诸人都有了自己的思量。而事实上,也确实同洛贵妃脱不开干系,这一出乃是柳才人巴结洛贵妃的投名状。后来事情败露,皇帝自知有贵妃的手笔,帝子很为难,一边是爱妃,一边是邦交利害,最终还是选择了不去深究,却不知瑗昭仪若有一日得知真相会如何作想。皇帝的宠爱全都是泡沫~)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齐乐◇剧情』—— 妃史主线